轮回之源 第七章

章七:神秘破面来访
         前往灵王宫的路上,黑崎一护问领路的人:“以前的灵王都是从死神当中选的吧,他们是怎么通过测试的啊?”
         “以往的灵王都不是这么测试的,只要灵力够高,有成为工具的觉悟,就可以了。”
         “那怎么……”到我就这么测了……
         那人没直接回答,反而问:“与灭却师大战期间,你是不是被友哈巴赫设计误杀了前灵王?”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问,黑崎一护还是点了点头:“是啊。”
        “友哈巴赫通过残留灵压激发你体内灭却师力量进而控制,加上你能够虚化,我们就知道你体内有三种力量,所以我们断定你就是传说中真正的灵王了。”
        所以才故意设这么一个所谓测试啊……黑崎一护不再说话,默默跟在后面。
        到达灵王宫,故地重游,黑崎一护有些感慨,就是在这里,他与友哈巴赫展开对战。地方还是那么个地方,但物是人非,前灵王不见了,如今那水晶状物体里的是前灵王的心脏。
        黑崎一护站在灵王宝座前回首往事,等他一回头,吓了一大跳,好家伙,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几乎全灵王宫的人都聚集在这里,所有这里的人都齐齐向他跪拜。
        “你们这是……”他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黑崎大人,请您一定要继承灵王,不然不止是尸魂界,虚圈甚至是现世都会崩溃。友哈巴赫已经差点成功,不能再发生那样的惨剧了!”为首的那人如是说。
         黑崎一护低下头来,友哈巴赫当初弄得动静很大,他也在现场,回想起那地震,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世界再崩塌一次……他不敢想象。
        下定决心,黑崎一护抬起头来:“我知道了,我一定会继承灵王的。”为了保护大家,为了保护大家生活的这个世界。
        “那么,请准灵王戴上灵王冠,正式成为灵王。”那人一发话,立马就有侍从端着一个华丽无比的王冠出来。
        “……”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黑崎一护顺利继承,灵王宫迎来了真正的主人,真正的灵王诞生!
        继承仪式结束后,黑崎一护问旁边的人:“那个……我在护庭十三队有挂名,可以兼职死神吗?”那人就笑了,说:“你现在是灵王,尸魂界、虚圈、现世,你可以随意来回走动,只要不破坏平衡,干什么都可以。”“不用批什么文件之类的?”
         这孩子,真是……那人笑意更浓了:“尸魂界一般有什么事都是四十六室做主,除非遇到想像友哈巴赫那样的情况,否则灵王是不用出面的。”
        这样啊……看来成为灵王也没那么糟嘛。
        于是成为灵王的第二天,黑崎一护就立马跑到瀞灵庭继续死神的工作,在众人的惊讶中戴着一但认主就无法将其摘下的灵王冠、披着写有灵王二字的白色羽织与众死神打成一片。
        虚圈
        葛力姆乔一个人站在白茫茫的沙漠,抬头仰望天空,突然,天空中出现一个黑点,越来越大,变成一个黑影,逐渐靠近,形成一个清晰无比的白色身影,葛力姆乔瞪大了双眼:“你是……”
        “【哗——】”
        “不是吧?真(的)假(的)……”
        “【哗——】”
        一番谈话下来,葛力姆乔抓狂:“这[哗——]叫什么事啊!”某豹王崩溃的叫声响彻虚夜宫上空。
        尸魂界
        深夜,黑崎一护突然来了赏月的兴致,于是蹑手蹑脚爬上队舍房顶,躺着看月亮。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个黑腔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虚夜宫服饰的男子。看着眼前的橘发人,男子微笑:“灵王殿下真是好兴致。”
        听到头顶有声音,黑崎一护惊讶望向来人:“你是谁?有什么目的?”竟然连自己都没发觉。
        “在下名叫月脉影,只是一名普通的破面,殿下放心,在下并无恶意,只是听闻灵王诞生,便来长长见识。”
        确实,没有杀气,倒是感到善意。“我叫黑崎一护,很高兴认识你,影。”
        “黑崎君,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吗?”
        “没关系,正好陪我说说话。”
        两人开始攀谈起来,黑崎一护细细打量眼前之人,一头银发,发型与浮竹有几分相似,一对细眉如柳叶,一双丹凤眼,英挺的鼻梁,唇红齿白,柔顺又不失硬朗的轮廓,真真美男子一枚。
        男子的金瞳注视着橘发人儿,双眸满是柔情,黑崎一护莫名觉得脸红,撇过头去。青年死神的反应实在可爱,“呵。”破面轻笑出声。
        “时辰不早了,我就不打扰黑崎君了,再见。”
        “再见。”
        一切如初。

[一心×一护]一个儿控的BLEACH

NO.3
        我叫黑崎一护,第一的一,守护的护,不是什么草莓,别念错了!今年十五岁,高中生,哦,还兼职死神代理。
        我老爸,黑崎一心,是个很难理解的家伙,一个正常的男高中生哪里来的所谓七点前回家?不过我知道他是真心爱我的,虽然太过儿控了,动不动就扑上来。
        魂,一个改造魂魄,虽然是个色狼但同时也是个关心同伴的人,只不过他关心的方式我有点接受不了——老是哭喊着扑上来,弄得我胸口部位的衣服老是湿的。
        露琪亚,尽管有时很暴力但关键时刻很可靠,是个坚强的女孩。是她给了我死神之力,我很感谢她。不过最近她有些奇怪,我一和她哥在一起,她就两眼发光,喊一声“白一王道”。
        恋次,我和他可以算是不打不相识,一开始是敌人现在是很好的同伴。那家伙,貌似喜欢露琪亚呢,每次我和露琪亚行动,他总是会跟来。
        白哉,他是露琪亚的哥哥。一开始我很讨厌他,身为哥哥居然眼睁睁看着妹妹被处刑却不为所动!然而双殛一战,我开始理解他,一边是与亡妻的约定一边对父母的誓言,他夹在两者中间,难以抉择。但就像我亲口对他说的,如果我站在他的立场,我还是会反抗规则。毕竟,哥哥不就是应该保护妹妹的吗?后来看到他为露琪亚挡下狐狸脸的神枪,我就对他改观了。
        不过,这些算什么?
        有一次在家洗澡,忘了锁门,老头就进来了。都是男的,而且我们是父子,我就没当回事。反观老头,奇怪的很,“我家儿子真是越长大越迷人了!”说完这句话他就捂着鼻子快速离开了。真是,迷人什么的,不应该用来夸奖身为女孩的夏梨她们吗?
        黑崎夏梨:老哥,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的魅力,居然连老爸都拜倒在你的死霸装下。
        我继续洗澡,接着魂出现了。“诶,我潜进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居然赶上男生洗澡。”我气的太阳穴突突直跳,既然如此就赶紧离开,真是,那么喜欢大胸美女怎么井上在家做客洗澡时不见他潜进来?我搞不明白,也不懂布偶怎么会流鼻血,既然热的上火就出去呀,看我干嘛?我又不是你喜欢的大胸美女。
        朽木露琪亚:可恶,区区改造魂魄居然敢觊觎一护,一护只能是大哥的!
        洗完澡后,我就看到了露琪亚。“一护,走,去我家!”果不其然,又是要请我去她家做客。“朋友之间不就是要相互串门吗?”可是这也太频繁了吧!我觉得很奇怪,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也就随她去了。
        阿散井恋次:岂可修,露琪亚,青梅竹马一场,你怎么就没给我搭桥牵线呢?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但真的觉得好大,该说不愧是贵族吗?露琪亚在前面给我领路,我东瞅西瞧,啊,他们家的樱花真漂亮啊。
我们来到白哉的书房前,“大哥,一护来了。”书房门被打开,白哉从里面出来:“走吧,去吃晚膳。”于是二人行变作三人行,我们朝餐厅出发。别说,他们家的大厨真不是盖的,晚饭很好吃,饭后甜点也很不错。白哉这人其实挺好说话的,你看,我说你笑起来挺好看的给我笑一个呗,他就真的笑了一下,挺好的一个朋友不是?
        朽木白哉:能令我笑的只有一护!
        我有爱我的家人,还有可靠的同伴,真的很幸福。

[一心×一护]一个儿控的BLEACH

NO.2
        作为一个改造魂魄,他很不幸,被制造出的第二天瀞灵庭就下达了销毁所有改造魂魄的命令,看着身边的同伴一天天减少,他每天都瑟瑟发抖,同时心里暗暗发誓,如果可以,一定珍惜每一个生命,不会随便让一个生命逝去。
        他又很幸运,混在其他的药丸中躲过一劫,也因此遇上了他生命中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
        那时他还没有名字,被当作义魂丸中的残次品放在箱中,静静地躺在药丸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终于有一天,他被一名女死神买走——尽管是被那名小女孩拿错了。
        “等等,一定会露馅的……”
        “你就安心交给他吧!”
        黑发少女拽着橙发死神远去,他立马卸下伪装,对于得到的新身体跃跃欲试。毫无现世法律意识的他,踢坏了铁栏杆,吓到了路过的老师,惊呆了整班同学。
        就在他对班里的女同学性骚扰被有泽龙贵教训的时候,身体的正主回来了。
        他吓坏了,怀着“如果被抓着一定会被拿去销毁,所以一定不能被抓着”的念头,他往橙发死神踢去。
        “你是笨蛋吗?!你也不想想这是谁的身体,要是被弄坏了我怎么办啊!”
        他惊愕,他从橙发死神的脸上看到了愤怒和……担忧?为他?一个改造魂魄?他有些不确定,这个死神,是不是和其他死神不一样?
        “为什么保护那些小孩子?你不是很讨厌他们吗?”当橙发死神这么问的时候,那些日日夜夜担惊受怕的委屈一股脑涌上来,他带着哭腔向对方倾诉,心里想如果是这个家伙的话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改造魂魄迷茫了,但有些话一但开口就有如开了闸被放出的水,止也止不住。
        黑崎一护静静的听着眼前占用自己身体的家伙的话,他觉得对方是个好人,即使是讨厌的人依然出手相救——就是拿他的身体胡乱来这点很讨厌。
        把虚消灭之后,被他称为木屐帽子的男人出现了,并且一棍子取出了绿色小药丸。眼看男人就要把药丸带走,他有些慌神:“等等你要干什么?”他觉得那个改造魂魄不该被如此对待,任何人都有生存的权利。
        幸好露琪亚及时赶到,几经周旋,改造魂魄被留了下来。
        他和露琪亚几番寻找,最后找了一个狮子玩偶做改造魂魄的身体,并给对方取了一个名字——魂。
        魂……吗?在壁橱的一个小角落里,一个狮子玩偶露出一个微笑。我会好好珍惜你给我的名字的,一护。
        “呀,大姐,你回来啦,要不要魂大爷给你一个爱的拥抱……诶呀!”
        “魂你这家伙,给我老实点!”
        啊,一护的“爱的飞踢”~哼哼,臭老头,别以为本大爷没看出来你对一护有非分之想,被一护踢并不是只有你才能享受的特权!某改造魂魄内心直冒小花,并且朝更高的抖M境界迈进。
        以后每当魂回首往事,他就会哀叹当时的自己真是太傻太天真,居然会以为只有黑崎一心和他抢一护,哪里想到情敌会扩展到护庭十三队外加两个十刃和一个蓝染。

[一心×一护]一个儿控的BLEACH

[一心×一护]一个儿控的BLEACH
NO.1
        黑崎一心是出了名的儿控。
        从黑崎一护出生开始,黑崎一心就觉得自己的儿子真是好可爱,看那粉嘟嘟的小脸,看那胖嘟嘟的小手,真是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处不可爱。
        黑崎一心一直觉得,一护的笑容和真咲一样温暖,但是这笑容自从真咲死了之后就消失了。
        当他看到在河边的一护时,黑崎一护那悲伤的表情刺痛了他的心,他走过去,把九岁的小一护抱在怀里,心里生出了以后一定保护好他的想法。
        有什么东西开始有了预兆。
        黑崎一心的行为一直很脱线,两个女儿早就习以为常,只是觉得貌似随着她们哥哥的长大,老头“骚扰”自家儿子的行为好像变多了。
        “一护,来,接受老爸‘爱的拥抱’吧!”
        “死老头,给我下去!”
        已经十五岁的黑崎一护顶着一头十字路口,拿脚踹走了某名为黑崎一心的物体。真是的,还做这种幼稚的举动,这老头……自己都十五岁了诶,再怎么儿控都得有个限度吧?
        照常的去上学,一个肘击击倒飞扑过来的启吾,与水色打了招呼,不小心撞到井上,被龙贵教训,像往常一样度过了一天。
        结果在回家的路上,意外发生。
        听见爆炸声,好奇心驱使他看看,结果被一个从未见过的怪物追赶,他和一个女孩魂魄一起逃命。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穿黑色和服的女孩突然跳出来,消灭了怪物。
        那便是他与露琪亚的相遇。
        朽木露琪亚只是淡淡的瞅了一眼被自己救下的人类,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后来,仿佛是命中注定一般,黑崎一护与女死神再次相遇,然后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朽木露琪亚冒着犯重罪的危险给了少年死神之力。
        感应到自家儿子灵压的变化,黑崎一心心下一沉,果然还是没让一护躲过成为死神的命运。
        之后黑崎一护就开始了每天的除虚工作,黑崎一心暗中担忧,却又不得不装作不知情。因为他知道儿子不想让家人担心,失去死神之力的他也无法帮上忙,所以只能按耐下关心的冲动。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多月,从浦原那里知道了儿子就要去尸魂界救人了,于是便拜托对方对真咲留下的护身符施加特殊鬼道。
        无法保护儿子,但可以保护他的身体。魂的战斗力不行,只能找个媒介祝他一臂之力。
        对于这个改造魂魄,黑崎一心怨念很大。别看那小子表面上好女色,嘴上老是嚷嚷着什么大胸美女,可实际上每天黑崎一护一走,就一改色狼模样,等黑崎一护一回来又开始装,换来黑崎一护的飞踢。
        黑崎一心有一次无意瞧见黑崎一护教训魂,他发誓他绝对没有看错,被教训的某人背景在冒小花,除了他没人注意。
        岂可修,被一护踢只能是他这个老爸才会有的特权!
        某大叔已经儿控到M的地步。
        黑崎一心以为魂是唯一一个和他抢儿子的人,万万没想到他的可爱儿子为他引来一大帮情敌,其中还包括最初曾破坏儿子魂唾和锁结的朽木白哉。

轮回之源 第六章

章六:真正的灵王
         崩玉里的自我意识,其实早在浦原喜助制作出崩玉前就有了,崩玉只不过成了那个意识的载体罢了,而且那个意识的真名不是崩玉,而是灵王使。
        灵王,是统领尸魂界、现世、虚圈并且同时拥有死神、人、虚力量的人,负有保证三界平衡的使命。而现在尸魂界的所谓灵王,只是上界的神为了在真正的灵王出现前让三界能保持暂时的平衡而找的“楔子”,仅仅被当成工具,没有自我意识。
        而灵王使的责任,从诞生起就被注定了,那就是寻找真正的灵王,锻炼并辅佐对方登上王位,成为灵王的侍从和使者。于是,灵王使便找上了蓝染惣右介,借蓝染惣右介之手让黑崎一护成长。
        谁料黑崎一护打败蓝染惣右介就失去死神之力,灵王使还没来得及告诉黑崎一护上界独有恢复灵力之法,便随着蓝染惣右介被封印而沉睡。等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友哈巴赫率领无形帝国的士兵入侵尸魂界的时候。
        灵王使就一直等,等黑崎一护想与崩玉交谈时,他就可以把一切告知这个准灵王。
        “而如今,我终于等到了。”
        与崩玉又聊了几句,黑崎一护便醒来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向蓝染道歉。
        道完歉之后,与蓝染惣右介分别,来到一个无人之处。现在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灵王使的话,黑崎一护郁闷了。
        我不想当什么灵王啊啊啊啊啊!但是……如果不当的话,又会有人被当成工具,成为“楔子”,而且“楔子”也不好找,在寻找的过程中说不定自己所处的世界就会崩塌。真是,命中注定什么的最讨厌了!
        “诶。”黑崎一护索性不再想了,命运什么的管他的呢,走一步算一步喽。
        正要离开,就听见有人找自己。“一护!”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恋次。黑崎一护抬脚往声源方向走去:“我在这!”
        阿散井恋次跑过来,皱着他那一如既往奇怪的眉毛:“你这家伙,不要随便乱跑行不行,害我们那么担心。”
        “抱歉抱歉。”黑崎一护刚要随阿散井恋次走,突然停住了。
        “一护?”
        “啊,恋次,我们走吧。”
        阿散井恋次不疑有他,带着黑崎一护走了。
        一切貌似恢复如常,黑崎一护做着除虚的工作,因为只是挂个名,除了有个正式头衔以外,基本与还是死神代理时没啥区别,也不用巡逻啥的,可以说很闲。
        就这样悠闲的过了几天,又来事了。京乐春水召开队长会议,叫上了他。黑崎一护啥都没听懂,就知道灵王宫要来人了而且零番队重组了,至于灵王宫的人为什么来……他只能请教其他人了。
        “……总而言之,就是希望选个人,让他们带到灵王宫去,接受灵王传承,因为那个灵王的心脏快支撑不住了?”
        “就是这样,还有什么问题吗,一护?”
        “直接选总队长不就好啦。”
        “我们倒是想,但灵王宫的人坚持测灵压选人,所以我们估计他们其实另有人选,测灵压只是个形式。”
        “……”得,准是冲自己来的,黑崎一护思考怎样才能在当天躲过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灵王的力量必须齐全,我们准备了三个水晶球,分别对应三种力量,只有三种力量齐全的人才能继承灵王。”灵王宫的人眼睛一扫,正好看见某人要开溜,“为了避免影响他人,这个房间设了结界,任何人都无法出去。”除了准灵王。
        该死,居然设了结界,想偷偷逃跑都不成。黑崎一护对那个人咬牙切齿,但还是乖乖的留下了。
        队长们依次上前,曾经是假面的人都让两个水晶球发光,而其余人则只让一个发光,大家就知道其中两种力量分别是死神和虚的力量,那么剩下一种是什么力量呢?
        黑崎一护汗颜,其他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啊,剩下那个灭却师力量没跑了。哭,为嘛老妈是个灭却师,他现在突然很想让斩月大叔消失。
        最后,毫无悬念的,我们的黑崎一护同学很荣幸地被请去了灵王宫做客。

轮回之源 第五章

章五:与崩玉对话
        “黑崎大人,请随我来,蓝染惣右介的牢房就在前面。”
        “好的,麻烦你了。”
        这里是四十六室地下专门建造的关押特殊囚犯的地方,在一个白衣人的指引下,黑崎一护来到了封印蓝染惣右介的地方。
        在只解除了口、眼、耳的封印的情况下,黑崎一护与蓝染惣右介面对面。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虽然你曾经做过很讨厌的事,但我黑崎一护向来说话算话。”
        两人开始聊了起来,这要是放在以前,连她们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们居然还能像这样如同普通朋友一样唠家常。
        “说起来,你说过崩玉有自己的意识……”手轻轻抚上崩玉所在位置,“……要是能和他谈谈就好了。”刚说完,黑崎一护就晕了过去,蓝染惣右介吓了一跳:“黑崎一护!”
        这是……哪里……?
        黑崎一护发现四周一片漆黑,自己身体浮空,动弹不得。“啪嗒”“啪嗒”不远处传来鞋子打在水面上的声音,不断靠近,很明显,有人正朝自己走来,会是谁?
        “黑崎一护。”对方来到跟前,黑崎一护一看,只见是一个五六岁的男孩,穿着死霸装,死霸装上有着莫名感到熟悉的青蓝色花纹不停变幻。
        “你是?”
        “黑崎君刚才还不是说想和我谈谈吗?”
        “崩玉?!”黑崎一护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
        “是我。”男孩点头,“你产生了那样的想法,说明时机到了,我将会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现实
        橘发青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的这种症状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
        “蓝染,是不是你搞的鬼?如果不是你做了什么,一护他怎么到现在还不醒?”
         “不是我,如果是我,就不会把黑崎君送过来了。”
         平子真子还想说什么,京乐春水阻止了两人的争吵:“好了好了,现在先等一护小弟醒了再说。”
         又过了几个小时,青年睁开了眼,守在一旁的众人赶忙上前,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速度最快的,居然是自始至终只是站在旁边看起来最漠不关心的朽木白哉。
        “一护,你醒了?”
        语气如此温和,表情如此温柔,素来一副冰山面瘫形象的朽木当家这一声“一护”,不知石化了多少人,就连蓝染惣右介都未能幸免于难。
        黑崎一护一醒,就看到了那熟悉的牵星箝:“白哉?”“是我。”“你怎么在这……啊,大家都在啊?”“那是当然,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出事,会有多少人担心啊?”“抱歉,真子。对了,蓝染在吗?”
        “黑崎君找我有事吗?”
        黑崎一护二话不说,跳下床就把蓝染惣右介拽走了,留下一干众人议论纷纷。
        来到一个偏僻角落,确定四下无人之后,黑崎一护才开口:“蓝染,我必须向你道歉。”
        “道歉?”蓝染惣右介很迷惑,他有什么值得道歉的?他两人要说有人欠对方的,也应该是他蓝染惣右介,毕竟伤害过青年的朋友。
        接着黑崎一护就把自己从崩玉那里听来的告诉了蓝染惣右介。
        “所以,你认为必须向我道歉?”
        “嗯,虽然我认为你也不会放在心上,但我必须道歉。”
        “即使你之前并不知情?”
        “嗯。”
        “那么,我接受你的道歉。”蓝染惣右介露出微笑。
        青年的脸上写满了欣喜:“是吗?谢谢你,蓝染。”

轮回之源 第四章

章四:转正!死神代理成为死神
        黑崎一护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处陌生街道,周围则是和式建筑。
        看来自己已经进入尸魂界,这里应该是流魂街无误了。
        此时的黑崎一护一身白色和服,没有死霸装,没有斩魄刀,看上去与一个普通整无异。
        黑崎一护闭上眼,心里默念一声:
        斩月!
        刹那间,蓝白色的光柱冲天而起,整条流魂街的人们都被惊动,就连瀞灵庭也闹出不小动静。
        “啊,这灵压,是一护小弟吧?刚成为尸魂界的正式居民,就闹出这么大动静。”京乐总队长扶了扶帽沿。
        “一护!”更木剑八异常激动,抗着野晒就准备过去进行久违的切磋。
        日番谷冬狮郎停住写文案的笔,抬头往窗外望去。“队长?”“啊,没什么。”
        黑崎一护此时满脸黑线,他只是试着召唤斩魄刀而已,完全没想到会造成现在这效果。不过想想也是,身为一个能打败友哈巴赫的人,灵压小得了?
        把两把斩月拿出来,对着一处空地试着发动攻击。
        “月牙十字冲!”
        “轰——”
        地面上立马出现一个成十字形状的大坑,一眼望下去深不见底。
        “看来灵压也没有问题。”收回斩月,黑崎一护就看到一大波死神靠近,一眼望去全是黑色的死霸装。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人站出来,高声质问,身上还披着代表队长身份的白色羽织。
        生面孔,不认识,看来除了莓花还有别的人当上新队长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解释,一般整是不可能知道如何召唤斩魄刀的,要说是死神又不隶属于任一番队。
        就在小草莓正纠结于怎么说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一护?”
        “真子!”
        “平子队长?!”
        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由平子真子向那名陌生队长解释,然后黑崎一护就被带到瀞灵庭,正式成为死神,随便在一个番队挂了一个名,认识了几个新队长和副队长,熟悉了队舍,然后等待发工资就可以了。
        “……要交代的就这么多,我走了,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到队舍找我。”说完平子真子转身就走,黑崎一护赶忙拽住对方:“等一下!”“什么事,一护?”“我可以去看蓝染吗?”
        “?!”
        “毕竟打友哈巴赫的时候帮过我,虽然当时已经道过谢了,可我还答应他如果有时间会去看他的。”
        “……为什么?你应该还有别的理由吧?”
        “啊,怎么说呢……”于是黑崎一护又把蓝染寂寞说跟五番队队长讲了一遍。
        平子真子听后,沉默了好一会,才说:“虽然你说的或许没错,但我可不打算原谅那家伙,你想怎么做随便你。”
        黑崎一护听后,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谢谢你,真子。”
        在取得了好友的支持后,黑崎一护就向京乐总队长提出了会见蓝染惣右介的请求,京乐春水在经过了一番天人交战后,终于点头,并立马安排会面事宜。
        可谁想这一见面,又见出个事。

蔷薇配猛虎 第四章

第四卷:意料之外的再相遇
        “虹村前辈?”对于虹村修造的突然来电,赤司征十郎感到惊讶。
        “呦,赤司,告诉你个消息,我回日本了。”
        “您回日本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昨天下午,啊,说起来寻找住的地方真是不容易啊,我朋友帮我在一个公寓订了一间房,不过那公寓还真难找啊,幸亏遇上一个好心的高中生,他正好就住在我隔壁,貌似也是打篮球的。”
        “那前辈,您能告诉我地址吗?等哪天有时间我去拜访您。”
        “地址是……”
诚凛高中
        校园楼顶的天台上,篮球部的五位二年级吃着午饭。
        “黑子,我跟你说,昨天放学和你分开之后,碰到一个有意思的人,他也喜欢篮球……”火神大我眉飞色舞地向黑子哲也讲述昨晚的经历。
        天蓝色头发的少年静静地听着,平时面瘫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带着双方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洛山高中
        看着手里的礼物盒子,赤司征十郎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温柔笑容。
        虹村前辈他,应该会喜欢吧,他想。
        “小征,笑得真开心呢,有什么开心事吗?”实渕玲央好奇地问。
        “没什么,倒是你,玲央,有什么事吗?”
        “没事,只是刚好看到小征笑,好奇而已。”
        与实渕玲央聊了几句,赤司征十郎就起身准备赶往东京。
        在前往东京的途中,赤司征十郎带着些许忐忑与欣喜,想象着与喜欢的人相见的场景。
        来到虹村修造所在房间的门前,赤司征十郎第一次体会到紧张,深吸一口气,摁响了门铃。等了一会儿,门开了,映入他眼前的,是两年多未见的脸。“呦,赤司,你来了。正好邻居教我做饭,说来也巧,他正好就是给我指路的男生。等吃完饭,咱三好好聊聊,正好都喜欢篮球。”虹村修造邀赤司征十郎进屋。
        进屋落座,赤司征十郎把礼物拿出来:“虹村前辈,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哦,赤司,谢啦。”虹村修造爽朗笑着接过礼物。
        这时,厨房那里有一个人出来:“虹村前辈,材料有点不够,我出去买点……赤司?!”
        “火神?!”赤司征十郎没想到到前辈家做客会遇上诚凛王牌。
        火神大我也没料到教邻居做饭还能碰上洛山队长。
        “咦,你们两个认识?”显然,虹村修造也没料到。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既然都认识,那看来我也不用介绍了,你们俩先聊着,我出去买东西——火神,需要买什么?”
        火神大我也反应过来,报上一些材料名,虹村修造记下后,就出了门。
        赤司征十郎身为富家少爷,自是见过各种事,也很快回神:“虹村前辈慢走。”
        虹村修造走后,剩下的二人不知说什么好,气氛有点尴尬。
        最后是赤司征十郎先开口:“前辈跟我说他有一个邻居,是个好心为他指过路只比他小一岁的善良高中生,原来就是火神你啊。我真的没想到,看来咱们还算有缘分。”
         “啊,是啊,我也没想到虹村前辈说的今天要到家里来作客的可靠后辈就是你呀。赤司,没准咱两还真有缘,比如恋……爱……方……面……”
         这下,两人再次沉默。可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别人这点两人如出一辙,恋爱方面如此“投缘”。
        又过了一会儿,依旧是赤司征十郎先开口:“我们谈谈关于篮球的事吧。”
        “好啊。”
        接下来谁都不再提及恋情,二人谈的还算融洽。
        吃完饭后,三人聊了一会儿,赤司征十郎回了京都,火神大我则回了自己家。
        这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轮回之源 第三章

章三:在命运的齿轮转动之前
        千年血战过后,黑崎一护继续他那苦逼的死神代理工作。友哈巴赫死了,石田父子也就没了灭却师的力量。浦原喜助等人的罪被赦免了,但木屐帽子表示已经习惯了现世生活,拒绝了回尸魂界的请求。现在的虚夜宫重新被赫丽贝尔接管,葛力姆乔总时不时跑现世找死神代理切磋。
        四年后,大学毕业,井上织姬向黑崎一护表白,黑崎一护答应了。那一年,朽木府的练武场经常可见樱花飘,十番队的剑道场总是结冰,更木剑八不再找人比试了但十一番队队舍比以往翻新的更勤了。
        过了一年,黑崎一护二人结婚,井上织姬改名黑崎织姬。同年,朽木露琪亚与阿散井恋次也喜结连理,朽木当家意外的喝了好多酒,下人把其送回卧室时听到已经喝醉的某人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草莓。十番队副队很惊讶,原因无他,只因平时滴酒不沾的队长这次竟喝得烂醉。十一番队队长独自一人在朽木府后花园喝得酩酊大醉,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自家三席和五席发现。
        黑崎夫妻婚后不久,便生了一个男孩,名唤一勇。而阿散井夫妇也得到一个女孩,取名莓花。
        五年后
        “Y汉斯策划!通往WBO世界B级锦标赛!”
        这里是黑崎医院,电视上出现了茶渡泰虎的脸,黑崎一家连同除石田雨龙外的所有现世好友加阿散井夫妇坐在大厅观看电视。同一时刻,石田医生在自家医院楼顶看着同一节目。
        而此时,在一间卧室,两个小孩大眼瞪小眼。阿散井莓花没想到一个人类小鬼居然是死神,黑崎一勇第一次看到除父亲和自己以外的死神感到很稀奇。
        “要不要与我比一场?”
        “可以啊,阿散井姐姐。”
        结果,阿散井莓花,惨败。
        “可恶,你等着,等我哪天当上队长,一定打赢你!”
        “嗯,我等姐姐。”
        十年后
        “卍解,雪罚冰蛇丸。”
        “卍解,六花天锁开月。”
        护庭十三队现任六番队队长阿散井莓花,与死神代理黑崎一勇第一百零一次比试,败。
        “这已经是你第一百零一次败给我了哦,阿散井姐姐。”
        “闭嘴,黑崎一勇!”
        又过了六年
        “老爸,我和莓花交往了。”
        “噗——”黑崎一护一口茶喷了出来,“咳,咳咳……”
        “老爸,你没事吧?老爸……”
        一年过后
        朽木府再次热闹起来,今天是黑崎一勇和阿散井莓花大喜的日子。
        阿散井恋次揽过黑崎一护的肩:“一护,这下咱俩就成亲家了。”“是呀。”黑崎一护笑,然后不经意间看见一个离去的背影。“恋次,你先放开我,我去办点事。”“诶?等等,你干啥去……”沒等阿散井恋次反应过来,黑崎一护就已经跑开了。
        自打宴会一开始,朽木白哉的视线就没从黑崎一护的身上离开过,但他自始至终都只是远远观望,不曾上前。想起书房貌似还有一些公文,正欲离开,却听见身后响起那一声怀念的——“白哉。”
        身体一僵,很快又恢复常态,缓缓转过身来:“有什么事吗,黑崎一护?”不知是不是拥有死神之力的关系,四十多岁的黑崎一护看起来与二十岁没两样。“那个……”黑崎一护挠挠头,“谢谢你借场地给一勇办婚礼。”
        朽木白哉愣神,那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二十多年前,橘发的旅祸少年,也是这样,害羞地挠挠头:“谢谢你让我逃过剑八的追赶。”
        “不用谢。”愣神也只是一小会功夫,我们的朽木当家很快回过神来。
        又过了几年,五十多岁的黑崎织姬因患癌症去世,黑崎一护亲自为自己的妻子魂葬。
        不知过了多少年,黑崎一护寿终正寝,其子黑崎一勇亲手将其魂葬。

轮回之源 第二章

章二:斩月的变动
        一回到现世,黑崎一护就迫不及待的进入精神世界,寻找那抹黑色的身影。
        “斩月大叔,你在吗?”黑崎一护手呈喇叭状大喊。
        “喊什么喊,吵死了,笨蛋王,你不知道你不死神化的时候是我们的睡觉时间吗?”依旧嚣张的语气,熟悉的声音,却不再厌恶。
         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黑崎一护向来者打招呼:“呦,好久不见,呃,斩月……”“叫不惯就别叫了,你只习惯叫那家伙斩月吧?”白发人状似不悦地说着。
        黑崎一护低头,以前只把这家伙当作自己体内的虚时,只感到厌恶和恐惧;现在知道了一直保护自己的真正的斩月是这家伙时,有的只是愧疚和感激。
        “……对不起。”
        “哈?”
        橘发少年有些害羞,别扭地说道:“那个……明明你一直在保护我,我不但没发现你才是真正的斩月,还对你说那些话……真的很抱歉……还有,一直以来,多谢。”
        内心,说不高兴是不可能的,一直以来扮演着恶人,从不承认自己的王向自己道歉又道谢,那种终于被认可的感觉……
        嘴角,上升一个大大的弧度。尽管心里很激动,嘴上却是一如既往的欠揍:“哦呀,王居然会向我这个坐骑道歉,真是受~宠~若~惊~啊~”戏谑的口气,嘲讽的语调。
        “你!”死神代理被气的够呛,什么啊,人家诚心诚意的道歉,这家伙就这态度?真是……
        似乎是某橘猫炸毛的样子取悦了斩魄刀,白发人收起不正经模样,提醒到:“你还找你的斩月大叔吗?”
        少年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连忙问:“你的意思是大叔没有消失?他现在在哪?”脸上是掩不住的欣喜。
        看着少年欣喜的神情,白发人心情低沉下去,即使知道了自己也是斩月,仍然觉得那个人更重要吗?不知为何,他觉得心里好像酸酸的,说不出的苦涩。
        “一护,我是虚的力量与你自身的死神力量结合诞生的,这你知道吧?”
        “嗯。”
        “那家伙是你本身灭却师力量的根源,本来,友哈巴赫死后,他也应该消失的,然而,在凤凰殿的时候,你心里坚信我们两都是斩月,作为灭却师的力量竟与你的死神力量结合,于是他也就真正成为了你的斩魄刀斩月。”
        “这么说,斩月大叔这次真的成了斩月大叔了?”
        “嗯。”
        太好了,斩月大叔没有消失,还成为了自己的斩魄刀。兴奋之余黑崎一护才想到,这两人都是斩月,以后怎么称呼?斩月大叔肯定还是叫斩月大叔,可这家伙……
        “呐,我以后管你叫白,行吧?”从给改造魂魄取名叫魂就可以看出,我们的死神代理大人是个起名废。
        “既然王想这么叫,那就这么叫吧。”
        想知道的已经知道,黑崎一护感到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于是安心的退出内心世界。
        “谢谢你告诉我,白。”
        等黑崎一护走后,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白背后。白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你其实早醒了吧?为什么刚才不现身?如果亲眼看到你,那家伙会更高兴吧?”如果反过来,在与他的斩月大叔对话时看到我突然跳出来,他是不会这么高兴的吧?
        “……”斩月没有回答,白也懒得听,伸伸懒腰,正打算继续睡觉,谁料,出现了一个令两人都始料不及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