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之源 第六章

章六:真正的灵王
         崩玉里的自我意识,其实早在浦原喜助制作出崩玉前就有了,崩玉只不过成了那个意识的载体罢了,而且那个意识的真名不是崩玉,而是灵王使。
        灵王,是统领尸魂界、现世、虚圈并且同时拥有死神、人、虚力量的人,负有保证三界平衡的使命。而现在尸魂界的所谓灵王,只是上界的神为了在真正的灵王出现前让三界能保持暂时的平衡而找的“楔子”,仅仅被当成工具,没有自我意识。
        而灵王使的责任,从诞生起就被注定了,那就是寻找真正的灵王,锻炼并辅佐对方登上王位,成为灵王的侍从和使者。于是,灵王使便找上了蓝染惣右介,借蓝染惣右介之手让黑崎一护成长。
        谁料黑崎一护打败蓝染惣右介就失去死神之力,灵王使还没来得及告诉黑崎一护上界独有恢复灵力之法,便随着蓝染惣右介被封印而沉睡。等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友哈巴赫率领无形帝国的士兵入侵尸魂界的时候。
        灵王使就一直等,等黑崎一护想与崩玉交谈时,他就可以把一切告知这个准灵王。
        “而如今,我终于等到了。”
        与崩玉又聊了几句,黑崎一护便醒来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向蓝染道歉。
        道完歉之后,与蓝染惣右介分别,来到一个无人之处。现在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灵王使的话,黑崎一护郁闷了。
        我不想当什么灵王啊啊啊啊啊!但是……如果不当的话,又会有人被当成工具,成为“楔子”,而且“楔子”也不好找,在寻找的过程中说不定自己所处的世界就会崩塌。真是,命中注定什么的最讨厌了!
        “诶。”黑崎一护索性不再想了,命运什么的管他的呢,走一步算一步喽。
        正要离开,就听见有人找自己。“一护!”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恋次。黑崎一护抬脚往声源方向走去:“我在这!”
        阿散井恋次跑过来,皱着他那一如既往奇怪的眉毛:“你这家伙,不要随便乱跑行不行,害我们那么担心。”
        “抱歉抱歉。”黑崎一护刚要随阿散井恋次走,突然停住了。
        “一护?”
        “啊,恋次,我们走吧。”
        阿散井恋次不疑有他,带着黑崎一护走了。
        一切貌似恢复如常,黑崎一护做着除虚的工作,因为只是挂个名,除了有个正式头衔以外,基本与还是死神代理时没啥区别,也不用巡逻啥的,可以说很闲。
        就这样悠闲的过了几天,又来事了。京乐春水召开队长会议,叫上了他。黑崎一护啥都没听懂,就知道灵王宫要来人了而且零番队重组了,至于灵王宫的人为什么来……他只能请教其他人了。
        “……总而言之,就是希望选个人,让他们带到灵王宫去,接受灵王传承,因为那个灵王的心脏快支撑不住了?”
        “就是这样,还有什么问题吗,一护?”
        “直接选总队长不就好啦。”
        “我们倒是想,但灵王宫的人坚持测灵压选人,所以我们估计他们其实另有人选,测灵压只是个形式。”
        “……”得,准是冲自己来的,黑崎一护思考怎样才能在当天躲过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灵王的力量必须齐全,我们准备了三个水晶球,分别对应三种力量,只有三种力量齐全的人才能继承灵王。”灵王宫的人眼睛一扫,正好看见某人要开溜,“为了避免影响他人,这个房间设了结界,任何人都无法出去。”除了准灵王。
        该死,居然设了结界,想偷偷逃跑都不成。黑崎一护对那个人咬牙切齿,但还是乖乖的留下了。
        队长们依次上前,曾经是假面的人都让两个水晶球发光,而其余人则只让一个发光,大家就知道其中两种力量分别是死神和虚的力量,那么剩下一种是什么力量呢?
        黑崎一护汗颜,其他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啊,剩下那个灭却师力量没跑了。哭,为嘛老妈是个灭却师,他现在突然很想让斩月大叔消失。
        最后,毫无悬念的,我们的黑崎一护同学很荣幸地被请去了灵王宫做客。

轮回之源 第五章

章五:与崩玉对话
        “黑崎大人,请随我来,蓝染惣右介的牢房就在前面。”
        “好的,麻烦你了。”
        这里是四十六室地下专门建造的关押特殊囚犯的地方,在一个白衣人的指引下,黑崎一护来到了封印蓝染惣右介的地方。
        在只解除了口、眼、耳的封印的情况下,黑崎一护与蓝染惣右介面对面。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虽然你曾经做过很讨厌的事,但我黑崎一护向来说话算话。”
        两人开始聊了起来,这要是放在以前,连她们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们居然还能像这样如同普通朋友一样唠家常。
        “说起来,你说过崩玉有自己的意识……”手轻轻抚上崩玉所在位置,“……要是能和他谈谈就好了。”刚说完,黑崎一护就晕了过去,蓝染惣右介吓了一跳:“黑崎一护!”
        这是……哪里……?
        黑崎一护发现四周一片漆黑,自己身体浮空,动弹不得。“啪嗒”“啪嗒”不远处传来鞋子打在水面上的声音,不断靠近,很明显,有人正朝自己走来,会是谁?
        “黑崎一护。”对方来到跟前,黑崎一护一看,只见是一个五六岁的男孩,穿着死霸装,死霸装上有着莫名感到熟悉的青蓝色花纹不停变幻。
        “你是?”
        “黑崎君刚才还不是说想和我谈谈吗?”
        “崩玉?!”黑崎一护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
        “是我。”男孩点头,“你产生了那样的想法,说明时机到了,我将会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现实
        橘发青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的这种症状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
        “蓝染,是不是你搞的鬼?如果不是你做了什么,一护他怎么到现在还不醒?”
         “不是我,如果是我,就不会把黑崎君送过来了。”
         平子真子还想说什么,京乐春水阻止了两人的争吵:“好了好了,现在先等一护小弟醒了再说。”
         又过了几个小时,青年睁开了眼,守在一旁的众人赶忙上前,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速度最快的,居然是自始至终只是站在旁边看起来最漠不关心的朽木白哉。
        “一护,你醒了?”
        语气如此温和,表情如此温柔,素来一副冰山面瘫形象的朽木当家这一声“一护”,不知石化了多少人,就连蓝染惣右介都未能幸免于难。
        黑崎一护一醒,就看到了那熟悉的牵星箝:“白哉?”“是我。”“你怎么在这……啊,大家都在啊?”“那是当然,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出事,会有多少人担心啊?”“抱歉,真子。对了,蓝染在吗?”
        “黑崎君找我有事吗?”
        黑崎一护二话不说,跳下床就把蓝染惣右介拽走了,留下一干众人议论纷纷。
        来到一个偏僻角落,确定四下无人之后,黑崎一护才开口:“蓝染,我必须向你道歉。”
        “道歉?”蓝染惣右介很迷惑,他有什么值得道歉的?他两人要说有人欠对方的,也应该是他蓝染惣右介,毕竟伤害过青年的朋友。
        接着黑崎一护就把自己从崩玉那里听来的告诉了蓝染惣右介。
        “所以,你认为必须向我道歉?”
        “嗯,虽然我认为你也不会放在心上,但我必须道歉。”
        “即使你之前并不知情?”
        “嗯。”
        “那么,我接受你的道歉。”蓝染惣右介露出微笑。
        青年的脸上写满了欣喜:“是吗?谢谢你,蓝染。”

轮回之源 第四章

章四:转正!死神代理成为死神
        黑崎一护睁开眼,发现自己身处一处陌生街道,周围则是和式建筑。
        看来自己已经进入尸魂界,这里应该是流魂街无误了。
        此时的黑崎一护一身白色和服,没有死霸装,没有斩魄刀,看上去与一个普通整无异。
        黑崎一护闭上眼,心里默念一声:
        斩月!
        刹那间,蓝白色的光柱冲天而起,整条流魂街的人们都被惊动,就连瀞灵庭也闹出不小动静。
        “啊,这灵压,是一护小弟吧?刚成为尸魂界的正式居民,就闹出这么大动静。”京乐总队长扶了扶帽沿。
        “一护!”更木剑八异常激动,抗着野晒就准备过去进行久违的切磋。
        日番谷冬狮郎停住写文案的笔,抬头往窗外望去。“队长?”“啊,没什么。”
        黑崎一护此时满脸黑线,他只是试着召唤斩魄刀而已,完全没想到会造成现在这效果。不过想想也是,身为一个能打败友哈巴赫的人,灵压小得了?
        把两把斩月拿出来,对着一处空地试着发动攻击。
        “月牙十字冲!”
        “轰——”
        地面上立马出现一个成十字形状的大坑,一眼望下去深不见底。
        “看来灵压也没有问题。”收回斩月,黑崎一护就看到一大波死神靠近,一眼望去全是黑色的死霸装。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人站出来,高声质问,身上还披着代表队长身份的白色羽织。
        生面孔,不认识,看来除了莓花还有别的人当上新队长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解释,一般整是不可能知道如何召唤斩魄刀的,要说是死神又不隶属于任一番队。
        就在小草莓正纠结于怎么说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一护?”
        “真子!”
        “平子队长?!”
        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由平子真子向那名陌生队长解释,然后黑崎一护就被带到瀞灵庭,正式成为死神,随便在一个番队挂了一个名,认识了几个新队长和副队长,熟悉了队舍,然后等待发工资就可以了。
        “……要交代的就这么多,我走了,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到队舍找我。”说完平子真子转身就走,黑崎一护赶忙拽住对方:“等一下!”“什么事,一护?”“我可以去看蓝染吗?”
        “?!”
        “毕竟打友哈巴赫的时候帮过我,虽然当时已经道过谢了,可我还答应他如果有时间会去看他的。”
        “……为什么?你应该还有别的理由吧?”
        “啊,怎么说呢……”于是黑崎一护又把蓝染寂寞说跟五番队队长讲了一遍。
        平子真子听后,沉默了好一会,才说:“虽然你说的或许没错,但我可不打算原谅那家伙,你想怎么做随便你。”
        黑崎一护听后,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谢谢你,真子。”
        在取得了好友的支持后,黑崎一护就向京乐总队长提出了会见蓝染惣右介的请求,京乐春水在经过了一番天人交战后,终于点头,并立马安排会面事宜。
        可谁想这一见面,又见出个事。

蔷薇配猛虎 第四章

第四卷:意料之外的再相遇
        “虹村前辈?”对于虹村修造的突然来电,赤司征十郎感到惊讶。
        “呦,赤司,告诉你个消息,我回日本了。”
        “您回日本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昨天下午,啊,说起来寻找住的地方真是不容易啊,我朋友帮我在一个公寓订了一间房,不过那公寓还真难找啊,幸亏遇上一个好心的高中生,他正好就住在我隔壁,貌似也是打篮球的。”
        “那前辈,您能告诉我地址吗?等哪天有时间我去拜访您。”
        “地址是……”
诚凛高中
        校园楼顶的天台上,篮球部的五位二年级吃着午饭。
        “黑子,我跟你说,昨天放学和你分开之后,碰到一个有意思的人,他也喜欢篮球……”火神大我眉飞色舞地向黑子哲也讲述昨晚的经历。
        天蓝色头发的少年静静地听着,平时面瘫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带着双方都不曾察觉的温柔。
洛山高中
        看着手里的礼物盒子,赤司征十郎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温柔笑容。
        虹村前辈他,应该会喜欢吧,他想。
        “小征,笑得真开心呢,有什么开心事吗?”实渕玲央好奇地问。
        “没什么,倒是你,玲央,有什么事吗?”
        “没事,只是刚好看到小征笑,好奇而已。”
        与实渕玲央聊了几句,赤司征十郎就起身准备赶往东京。
        在前往东京的途中,赤司征十郎带着些许忐忑与欣喜,想象着与喜欢的人相见的场景。
        来到虹村修造所在房间的门前,赤司征十郎第一次体会到紧张,深吸一口气,摁响了门铃。等了一会儿,门开了,映入他眼前的,是两年多未见的脸。“呦,赤司,你来了。正好邻居教我做饭,说来也巧,他正好就是给我指路的男生。等吃完饭,咱三好好聊聊,正好都喜欢篮球。”虹村修造邀赤司征十郎进屋。
        进屋落座,赤司征十郎把礼物拿出来:“虹村前辈,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物。”“哦,赤司,谢啦。”虹村修造爽朗笑着接过礼物。
        这时,厨房那里有一个人出来:“虹村前辈,材料有点不够,我出去买点……赤司?!”
        “火神?!”赤司征十郎没想到到前辈家做客会遇上诚凛王牌。
        火神大我也没料到教邻居做饭还能碰上洛山队长。
        “咦,你们两个认识?”显然,虹村修造也没料到。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既然都认识,那看来我也不用介绍了,你们俩先聊着,我出去买东西——火神,需要买什么?”
        火神大我也反应过来,报上一些材料名,虹村修造记下后,就出了门。
        赤司征十郎身为富家少爷,自是见过各种事,也很快回神:“虹村前辈慢走。”
        虹村修造走后,剩下的二人不知说什么好,气氛有点尴尬。
        最后是赤司征十郎先开口:“前辈跟我说他有一个邻居,是个好心为他指过路只比他小一岁的善良高中生,原来就是火神你啊。我真的没想到,看来咱们还算有缘分。”
         “啊,是啊,我也没想到虹村前辈说的今天要到家里来作客的可靠后辈就是你呀。赤司,没准咱两还真有缘,比如恋……爱……方……面……”
         这下,两人再次沉默。可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喜欢别人这点两人如出一辙,恋爱方面如此“投缘”。
        又过了一会儿,依旧是赤司征十郎先开口:“我们谈谈关于篮球的事吧。”
        “好啊。”
        接下来谁都不再提及恋情,二人谈的还算融洽。
        吃完饭后,三人聊了一会儿,赤司征十郎回了京都,火神大我则回了自己家。
        这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轮回之源 第三章

章三:在命运的齿轮转动之前
        千年血战过后,黑崎一护继续他那苦逼的死神代理工作。友哈巴赫死了,石田父子也就没了灭却师的力量。浦原喜助等人的罪被赦免了,但木屐帽子表示已经习惯了现世生活,拒绝了回尸魂界的请求。现在的虚夜宫重新被赫丽贝尔接管,葛力姆乔总时不时跑现世找死神代理切磋。
        四年后,大学毕业,井上织姬向黑崎一护表白,黑崎一护答应了。那一年,朽木府的练武场经常可见樱花飘,十番队的剑道场总是结冰,更木剑八不再找人比试了但十一番队队舍比以往翻新的更勤了。
        过了一年,黑崎一护二人结婚,井上织姬改名黑崎织姬。同年,朽木露琪亚与阿散井恋次也喜结连理,朽木当家意外的喝了好多酒,下人把其送回卧室时听到已经喝醉的某人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草莓。十番队副队很惊讶,原因无他,只因平时滴酒不沾的队长这次竟喝得烂醉。十一番队队长独自一人在朽木府后花园喝得酩酊大醉,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自家三席和五席发现。
        黑崎夫妻婚后不久,便生了一个男孩,名唤一勇。而阿散井夫妇也得到一个女孩,取名莓花。
        五年后
        “Y汉斯策划!通往WBO世界B级锦标赛!”
        这里是黑崎医院,电视上出现了茶渡泰虎的脸,黑崎一家连同除石田雨龙外的所有现世好友加阿散井夫妇坐在大厅观看电视。同一时刻,石田医生在自家医院楼顶看着同一节目。
        而此时,在一间卧室,两个小孩大眼瞪小眼。阿散井莓花没想到一个人类小鬼居然是死神,黑崎一勇第一次看到除父亲和自己以外的死神感到很稀奇。
        “要不要与我比一场?”
        “可以啊,阿散井姐姐。”
        结果,阿散井莓花,惨败。
        “可恶,你等着,等我哪天当上队长,一定打赢你!”
        “嗯,我等姐姐。”
        十年后
        “卍解,雪罚冰蛇丸。”
        “卍解,六花天锁开月。”
        护庭十三队现任六番队队长阿散井莓花,与死神代理黑崎一勇第一百零一次比试,败。
        “这已经是你第一百零一次败给我了哦,阿散井姐姐。”
        “闭嘴,黑崎一勇!”
        又过了六年
        “老爸,我和莓花交往了。”
        “噗——”黑崎一护一口茶喷了出来,“咳,咳咳……”
        “老爸,你没事吧?老爸……”
        一年过后
        朽木府再次热闹起来,今天是黑崎一勇和阿散井莓花大喜的日子。
        阿散井恋次揽过黑崎一护的肩:“一护,这下咱俩就成亲家了。”“是呀。”黑崎一护笑,然后不经意间看见一个离去的背影。“恋次,你先放开我,我去办点事。”“诶?等等,你干啥去……”沒等阿散井恋次反应过来,黑崎一护就已经跑开了。
        自打宴会一开始,朽木白哉的视线就没从黑崎一护的身上离开过,但他自始至终都只是远远观望,不曾上前。想起书房貌似还有一些公文,正欲离开,却听见身后响起那一声怀念的——“白哉。”
        身体一僵,很快又恢复常态,缓缓转过身来:“有什么事吗,黑崎一护?”不知是不是拥有死神之力的关系,四十多岁的黑崎一护看起来与二十岁没两样。“那个……”黑崎一护挠挠头,“谢谢你借场地给一勇办婚礼。”
        朽木白哉愣神,那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二十多年前,橘发的旅祸少年,也是这样,害羞地挠挠头:“谢谢你让我逃过剑八的追赶。”
        “不用谢。”愣神也只是一小会功夫,我们的朽木当家很快回过神来。
        又过了几年,五十多岁的黑崎织姬因患癌症去世,黑崎一护亲自为自己的妻子魂葬。
        不知过了多少年,黑崎一护寿终正寝,其子黑崎一勇亲手将其魂葬。

轮回之源 第二章

章二:斩月的变动
        一回到现世,黑崎一护就迫不及待的进入精神世界,寻找那抹黑色的身影。
        “斩月大叔,你在吗?”黑崎一护手呈喇叭状大喊。
        “喊什么喊,吵死了,笨蛋王,你不知道你不死神化的时候是我们的睡觉时间吗?”依旧嚣张的语气,熟悉的声音,却不再厌恶。
         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黑崎一护向来者打招呼:“呦,好久不见,呃,斩月……”“叫不惯就别叫了,你只习惯叫那家伙斩月吧?”白发人状似不悦地说着。
        黑崎一护低头,以前只把这家伙当作自己体内的虚时,只感到厌恶和恐惧;现在知道了一直保护自己的真正的斩月是这家伙时,有的只是愧疚和感激。
        “……对不起。”
        “哈?”
        橘发少年有些害羞,别扭地说道:“那个……明明你一直在保护我,我不但没发现你才是真正的斩月,还对你说那些话……真的很抱歉……还有,一直以来,多谢。”
        内心,说不高兴是不可能的,一直以来扮演着恶人,从不承认自己的王向自己道歉又道谢,那种终于被认可的感觉……
        嘴角,上升一个大大的弧度。尽管心里很激动,嘴上却是一如既往的欠揍:“哦呀,王居然会向我这个坐骑道歉,真是受~宠~若~惊~啊~”戏谑的口气,嘲讽的语调。
        “你!”死神代理被气的够呛,什么啊,人家诚心诚意的道歉,这家伙就这态度?真是……
        似乎是某橘猫炸毛的样子取悦了斩魄刀,白发人收起不正经模样,提醒到:“你还找你的斩月大叔吗?”
        少年这才想起自己的目的,连忙问:“你的意思是大叔没有消失?他现在在哪?”脸上是掩不住的欣喜。
        看着少年欣喜的神情,白发人心情低沉下去,即使知道了自己也是斩月,仍然觉得那个人更重要吗?不知为何,他觉得心里好像酸酸的,说不出的苦涩。
        “一护,我是虚的力量与你自身的死神力量结合诞生的,这你知道吧?”
        “嗯。”
        “那家伙是你本身灭却师力量的根源,本来,友哈巴赫死后,他也应该消失的,然而,在凤凰殿的时候,你心里坚信我们两都是斩月,作为灭却师的力量竟与你的死神力量结合,于是他也就真正成为了你的斩魄刀斩月。”
        “这么说,斩月大叔这次真的成了斩月大叔了?”
        “嗯。”
        太好了,斩月大叔没有消失,还成为了自己的斩魄刀。兴奋之余黑崎一护才想到,这两人都是斩月,以后怎么称呼?斩月大叔肯定还是叫斩月大叔,可这家伙……
        “呐,我以后管你叫白,行吧?”从给改造魂魄取名叫魂就可以看出,我们的死神代理大人是个起名废。
        “既然王想这么叫,那就这么叫吧。”
        想知道的已经知道,黑崎一护感到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于是安心的退出内心世界。
        “谢谢你告诉我,白。”
        等黑崎一护走后,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白背后。白不用看就知道是谁:“你其实早醒了吧?为什么刚才不现身?如果亲眼看到你,那家伙会更高兴吧?”如果反过来,在与他的斩月大叔对话时看到我突然跳出来,他是不会这么高兴的吧?
        “……”斩月没有回答,白也懒得听,伸伸懒腰,正打算继续睡觉,谁料,出现了一个令两人都始料不及的变故。

[死神白黑]错

想试着写短篇,于是诞生了这东西……
——————————————————————
         “一勇,该睡觉了,晚安。”
         “老爸,晚安。”
         从儿子房间退出,黑崎一护转头,看见了自己的妻子,露出一如既往的微笑:“织姬,怎么了?”
         井上织姬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紧咬下唇,内心挣扎了好一会,最终决定还是不说。“不,没什么。”故作轻松地露出一个笑容,“我要睡了,一护你……也要早点睡。”
        “嗯,我知道了,织姬,你也早点睡吧。”黑崎一护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但对方既然没说出来,他也乐得维持这样的平和——毕竟,双方都希望这平和被打碎得晚一点。
        在结婚之前,黑崎一护对井上织姬说他对虚的力量合成的那把斩月有愧,想和对方好好聊聊,希望他能被允许晚上暂时不属于女孩一人,井上织姬答应了。
        那晚,那两人确实冰释前嫌,但……
        黑崎一护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聊着聊着就亲上了,就在白还想继续进行下一步时,被他的王阻止了。代理死神说,自己希望第一次先给织姬。斩魄刀答应了,但要求除了那个女人外他的王只能属于自己。
        “好。”如果早点发现自己的心情就好了,但世上没有如果,不管是织姬还是白,他都注定要欠着两人。
        结婚之后,黑崎一护每晚都要和白说话,然后在某一天,井上织姬撞见了用公主抱抱着半裸的黑崎一护的白。
        黑崎一护与白的夜晚幽会,成了只有三人知道的秘密。
        我们这样,是错的。
        既然觉得错了,为何还要继续。
        尽管对不起织姬,但……
        嗯?
        我更受不了没有你啊,试着不找你,但是每次都感觉自己要疯了……
        呵,怎么,一个虚能逼疯你?你也太软弱了吧,王。
        一个虚逼不疯我,但,一个虚的力量合成的斩魄刀可以。
        ……
        呐,白,我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你了,哪怕以后和织姬离婚了,我也不会后悔,因为有你在就够了。
        那一晚,白抱着黑崎一护,久久不撒手。最终,怀里人打破了沉默:“做吗?”
        那一晚,他们比以往更加疯狂。
        往后,错误将一直延续,直到平和被打破的那一刻……
END

[all一]轮回之源

章一:终结之后的开始
        在黑崎一护挥下斩月的那一瞬间,友哈巴赫脑内突然闪现出作为“斩月大叔”时自己的那部分力量与那孩子相处的点滴,突然感到:死而无憾。
        没错,死而无憾。世上少了一个要杀黑崎一护的友哈巴赫,却多了一个爱上黑崎一护的“斩月大叔”。
        黑崎一护眼看着友哈巴赫化为灵子逐渐消散,连带着在消散的最后的最后,那感觉貌似觉得很幸福的微笑。
        他不明白友哈巴赫为什么看上去感到幸福,也不知道友哈巴赫死后还能不能见到他的“斩月大叔”。
        蓝染惣右介亲眼看着橘发少年斩杀友哈巴赫,真切感受到少年的成长,你又变强了呢,黑崎一护。身上的伤被崩玉治愈,已经可以走动了,感应到几个正在往这里靠近的灵压,带着与往常无异的微笑,转身离开。
        “等一下。”身后突然传来少年的声音,停下脚步,蓝染惣右介转过身:“有什么事吗,黑崎一护?”少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那个,虽然你这家伙做过很过分的事,但是这次还是谢谢你的帮助……”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少年脸上带着坚决,认真地说:“……我一定会让你知道,强者也可以不寂寞的!”“哦?”感觉有点意外又新鲜,蓝染惣右介挑眉。“啊……那个……我的意思是……”少年突然手忙脚乱起来,语无伦次,“和你交手的时候,怎么说……就是感觉你很寂寞,想你是不是因为自己太强,就希望自己做一个普通死神……那个,你不是还告诉老爸,崩玉的作用是使心愿实现……所以我就想,是不是因为你内心其实渴望失去力量,那时崩玉才会否认你呢?”
        竟然……没想到呢,居然被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小孩……即使是自己,也没发现这点吧。
        自嘲般笑笑,正欲再次转身离开,却因为少年接下来的话而浑身一震。
        “蓝染,如果可以,我一定有空就来看你的,以朋友的身份!”
        朋友……吗……貌似也不错。蓝染惣右介突然觉得心情前所未有的好,嘴角上翘,不再是伪装的弧度,然后好心情的离开。
        蓝染惣右介前脚刚走,众人后脚便赶到。朽木白哉脚一着地,便急不可待的走到黑崎一护身边。后赶到的日番谷冬狮郎也急不可耐地连忙赶去,更木剑八带着重伤硬是靠顽强的意志力奇迹般地成为第三个到达的,同样着急地朝黑崎一护奔去。其余的队长副队长也依次赶到,井上织姬三位现世同伴也随后赶到。
        感应到同伴的到来,黑崎一护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呦,白哉。”
        望着眼前露出仿佛太阳一般温暖的笑容的人,朽木白哉突然生出要将对方紧紧抱住的想法,于是上前一步,一手抱腰另一只手拿起了黑崎一护的左手,俯下身。
        “白……白哉?!”面对朽木白哉的突然靠近,黑崎一护感到有点不知所措。两人现在脸对脸,姿势暧昧,仿佛下一秒就会亲上一般。
        日番谷冬狮郎与更木剑八齐齐黑了脸,“队……队长?!”“大哥?!”阿散井恋次与朽木露琪亚双双掉下巴,而其余的队长副队长则一副了然的样子。
        至于来自现世的三人……井上织姬太过震惊以至于呆立原地,“一护……”茶渡泰虎不知道在想什么,石田雨龙状似随意地推了推眼镜,然而握得死紧的拳头出卖了他的内心。
        “一——护——!”一个绿色的倩影快速冲过来,打破了暧昧的气氛。
        黑崎一护被重重的扑倒,看清来人,吃惊道:“妮露?!”来者,可不就是原前第三十刃妮莉艾露•杜•欧德修凡克。
        随着妮露的到来,气氛变得活跃,众人一起上前,围住了刚刚立功不久的小草莓。
        不远处,还有一群人在观望。被涅茧利复活的破面们,有的打算留下来,有的要回虚圈。浦原喜助和原第六十刃葛力姆乔•贾卡杰克远远的看着,“哦呀,你不去看看黑崎先生吗?”曾经有“鬼才”之称的原前十二番队队长用看似调笑的口吻说到。“切。”某豹王别扭的转过头,“一个人类有什么好看的。”
        另一旁,空座市第一医院院长和黑崎医院院长并肩而立,静静的看着和睦的众人。“你怎么看,你儿子的事。”某灭却师发话。“你指什么?”原前十番队队长的某人反问。石田龙弦看了旁人一眼,又转回视线:“你知道的,感情的事。”黑崎一心低头,半晌才重新抬起头:“这种事,谁知道。也许,娶了女的,又移情别恋爱上了男的。”就像自己……
        当晚,众人开了个庆功宴,喝酒的喝酒,吃饭的吃饭,玩的不亦乐乎。
        第二天,黑崎一护一行人回了现世,死神们大部分忙着战后整理,只有恋露二人送行。浦原喜助、黑崎一心和石田龙弦在昨晚的宴会开始前早早地回现世了,葛力姆乔和妮露与一些破面回了虚圈。
        与无形帝国的战争结束了,生活又恢复了以往的和平。
       

当篮球遇上魔法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初次遇袭
        “好了,听完故事,大家就都散了吧。”虽然关于赤司家的故事很沉重,但大家还是要生活的。
        火神大我回到家后,给在大洋彼岸的老爸打电话,证实了自己确实是从蛋里孵出来的。一直以为自己是人类的火神大我很受打击,但很快又重新振作。
        火神大我拎着菜,刚走出超市门口,就碰到一个打扮很奇怪好像coser的女人。女人衣服是黄色的,黑色头发用黄色发绳绑起,手里还拿着刀鞘刀把都是黄色的日本刀。
        女人张口就问:“你就是火神大我吧?”
        火神大我不明所以:“我是,有什么事吗?”
        “能和我比一场吗?”
        火神大我以为是比篮球,点头答应:“好啊。”
        那女人带着他七拐八拐,来到一荒无人烟之地。火神大我感到奇怪,刚要开口询问,一把日本刀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劈来……
        青峰大辉回到家后,等青峰辰次郎一进家门,他就立马上去问:“老爸,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杀赤司?你和那个叫黑崎的还有洛山的金毛到底什么关系?”
        青峰辰次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叫青峰大辉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再告诉你。”
        吃完晚饭,青峰父子坐在沙发上,青峰辰次郎把事情向青峰大辉娓娓道来。
        “至于野崎那家伙……和我一样,在黑崎手下工作,顺便一提,他是星神王的儿子,是星灵族的王子。”青峰辰次郎说完起身,留青峰大辉一人在客厅消化消息。
         听完青峰辰次郎所讲,青峰大辉吃惊地瞪大了双眼。他没想到,笨神的身世竟如此坎坷,原来笨神老爸与自家老爸认识,除了赤司征十郎外赤司家居然还有一个人是红发。
        良久,青峰大辉从沙发上起身,去上厕所,刚蹲在马桶上,一道黑影便朝他袭来……
        火神大我那边,眼看黄衣女子的日本刀就要落下,千钧一发之际,又一把日本刀出现,替火神大我挡下了攻击。“娘娘这是何意?”火神大我回神,看到救了自己的人,惊讶发现是黑崎敖水。
        黄衣女子见状,连续几个后空翻,与黑崎敖水保持距离,做警戒状。黑崎敖水身上还穿着校服,他手持双刀,护着火神大我。
        “猫魔大人,这是小女子的任务,请您不要妨碍。”“娘娘可知您要杀的是谁?”“自然知道,‘阳刚之火’火神大我大人。”“既然知道,为何还要下杀手?”“恕小女子无法告知。”
        话刚一落,黄衣女子便举刀冲了过来,黑崎敖水提刀便挡。在二人对峙之时,火神大我问:“黑崎,她是谁?”黑崎敖水边打边答:“朽木嘉丽斯,世界杀手排名七十二,人称‘金衣娘娘’。”
         朽木嘉丽斯似乎急于完成任务,意图速战速决,黑崎敖水察觉这点,故意拖延。
        终于,朽木嘉丽斯等不及了。“请您让开,小女子还要救家妹!”“哦?”黑崎敖水挑眉,终于肯说了吗?不过……“你真的是为了令妹才来杀准家父的吗?”“是。”“真的吗?”“真的……”“真的是这样吗?”黑崎敖水盯着她,朽木嘉丽斯紧咬下唇,不答。
        “呵。”黑崎敖水讥笑一声,冷着脸说道:“哼,你明知令妹不可能活,还是来杀准家父,企图自欺欺人,其实你害怕准家父一旦成长,就会把你挤出杀手前一百。”
         朽木嘉丽斯脸色“唰”地一下白了,下唇咬的更紧了,她依旧做着最后的自我催眠:“不,不是的,我是为了家妹才杀火神大人的,不是出于嫉妒,不是……”苍白无力的辩解,只换来世界第一杀手的冷笑,还有迎向心脏的那一刀……
        青峰大辉这边,青峰辰次郎替自家儿子挡下对方的一棍,“嘻嘻嘻”,对方怪笑着,从天花板上下来。
        青峰大辉定睛一看,发现对方是个穿着紫色连衣蓬松裙的小萝莉,黑色的头发被紫色的发绳扎成双马尾,手里舞着用来袭击自己的凶器——一根又粗又长的金色镶边的紫色棍子。那棍子看起来起码几十斤重,实在让人难以相信一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小萝莉拿得动它。
        “世界杀手排名三十六的‘紫衣公主’玛丽莲•苏佩•胡安娜,找我儿子有何贵干?”青峰辰次郎拿着日本刀警戒着,刻有符文的黑色灵刀感应到主人的杀心,发出嗡鸣。
        那玛丽莲的棍子也是一灵器,与黑刀共鸣,发出淡淡的紫光。
        “嘻嘻嘻。”玛丽莲虽是一副嬉闹模样,实际上也进入应战状态,拿棍子的手把棍子握得更紧了。
         双方僵持,气氛紧张,连青峰大辉也严肃起来。
         玛丽莲先出手,青峰辰次郎一边打一边护着青峰大辉,就算这样,也是青峰辰次郎占上风——世界杀手排名二十七可不是浪得虚名。
        几分钟时间不到,厕所内已经满目疮痍,刀痕棍迹随处可见,洗脸台上的洗漱用具被打翻,连水管也被打的变形。
        玛丽莲作为幽灵也只有一百多岁,而青峰辰次郎身为黑魔法修炼者却已经有一千多岁,作战经验青峰辰次郎不知比对方多多少。玛丽莲一心想以体力优势打持久战,然而她却忘了青峰辰次郎身为将军级的高手体力已极其接近他们这些怪物,“人类体力有限”这条定律对于他已不再适用。
        于是,毫不意外,玛丽莲输了,青峰辰次郎一刀下去,她便魂飞魄散,那根棍子也不在发光,颜色变得暗淡,棍身断裂。
        青火二人遇到的第一次暗杀,在黑崎敖水和青峰辰次郎的帮助下,告一段落。

蔷薇配猛虎 第三章

第三卷:联系的开始
        庆功宴后,大家都散了,第二天生活回到正轨。
        火神大我像往常那样过着一名高中生该过的生活,和平时一样,与黑子哲也一起上放学,在离家门口不远处的十字路口汇合或分别。
        然而今天情况有些不同。
        “这位同学,请问XX公寓在哪里?”刚与黑子哲也分别不久,火神大我就遇上一名黑发男子问路。男子带着行李,一看就知道是从车站或机场出来的。
        “哦,我正好住在那里,正要回去,不介意的话我来给你带路吧。”
        “那就麻烦你了。”
        好心的火神大我为男子领路,并分担了一部分行李。
        “谢谢你啊同学,好久不回日本,都快不认识路了。”
        “不用谢……话说你是从哪里回来的?”
        “美国。”
        “真的?!我初中以前都是在美国呆的。”
        “是吗?说起来,那里的篮球很厉害。”
        “是呀……话说,你也打篮球吗?”
        “也?你是篮球部的?”
        “是啊,我还是王牌呢!”
        “哦?有意思,你一定很厉害吧?”
        “嗯,算是吧……不过有几个家伙比我还厉害,我ONE ON ONE老是赢不了他们,他们真的超厉害……对了,大家管他们叫‘奇迹的时代’……”
        火神大我不愧是篮球笨蛋,一遇到有关篮球的事就停不下话匣子,对方似乎也很喜欢篮球,两人关于篮球聊了许多。
        两人聊了一路,当对方告知房间号时,火神大我很吃惊,因为他的房间与那间房间只隔了一间房。
        “看来咱俩挺有缘的,干脆咱俩交换联系方式,有机会聊聊篮球。”
        火神大我很高兴,连连点头:“好啊,我叫火神大我。”
         “我叫虹村修造。”
         虹村?好像在哪听过?算了,这种事就不管了,今天能交上一个同样喜欢篮球的朋友真是太好了!
        与虹村修造告别,火神大我兴高采烈的回到房间,吃完晚饭洗完澡,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