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一护]一个儿控的BLEACH 第四章

NO.4
        “嘭——”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一个橘发少年从巨大的烟尘中狼狈跑出。
        “真是的,都说了我不是一护了,那家伙怎么听不进人话呢……”魂一边逃跑一边嘟囔,身后的虚还在不断进攻,他只得不断躲避。
        幸亏他本就是被强化了腿部的改造魂魄,需要用腿的地方比如逃跑躲避之类的不算话下。
        啊,一护那家伙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就在虚的攻击向他袭来的千钧一发的时刻,一束光膜阻挡了虚的攻击,魂满脸的难以置信:“这……这是……”缝在衣服上的护身符!“喂,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你在旅行回来后,要一直带着它。”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来者,竟然是黑崎一护的老爸,黑崎一心。最令他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对方身上那象征死神身份的死霸装。
        后来,自称破面的虚,被自己判定为灵压小的男人一刀斩下。
        随后,浦原喜助出现了,他似乎并不意外黑崎一心的惊人杀伤力。毕竟,身为前十番队队长、前志波家分家当家,实力自不必多说。
        嘱咐好魂不把自己的身份和一护说,第二天黑崎一心又变回那个行事脱线的蠢爸爸,然而这只是表面。他之所以失去死神之力,就是因为要压制那个寄生在黑崎美咲的体内的虚,死神之力的恢复表示虚的力量已经冲破限制。根据昨晚的灵压,可以知道假面军团已经与一护接触过了。
        另一边,黑崎一护经过一番思考,仍然没有想到压制体内虚的办法。
        随后,第四十刃乌尔奇奥拉·西法与伪第十十刃真第零十刃牙密·里亚尔戈现身现世。感应到陌生灵压,黑崎一护连忙赶去,砍掉了牙密的一条胳膊。然而,在体内虚的干扰下,他的身体变得无法动弹,牙密趁机狠狠虐打他。
        通过对灵压的感应,黑崎一心知道自己的儿子的情况很不妙,心里感到一阵疼痛,疼的自己仿佛要窒息一般,一护……
        紧接着,尸魂界派来援兵,当晚众人就遭到攻击。与第六十刃葛力姆乔·贾卡杰克交手之后,黑崎一护知道自己必须找到压制体内虚的方法了。
        黑崎一护还是去找了假面军团,在被平子真子打晕前的前一秒,脑内闪过一个人的脸,老爸……
        破面再次来袭,黑崎一护再次对上葛力姆乔。这次黑崎一护虚化,加上葛力姆乔少了一只胳膊,上次的施虐方和被虐方这次整个对换。可惜黑崎一护的虚化并不完全,有十一秒的时间限制,于是就在眼看就要给葛力姆乔制胜一击的时候面具破裂。
        糟了!
        眼看葛力姆乔的虚闪就要轰过来,幸好朽木露琪亚及时使用次舞·白漣冻住了葛力姆乔的手臂,拖延了时间。可不出一会儿葛力姆乔就挣脱了冰柱,千钧一发之际平子真子赶到,就在双方斗得难解难分之时,乌尔奇奥拉突然出现。
        “任务完成了,我们走!”
        井上织姬被带走,尸魂界不给予救援,在浦原喜助的协助下黑崎一护与向他展现了自己实力的茶渡泰虎和石田雨龙进入虚圈。
        从浦原喜助那里知道儿子已经进入虚圈,黑崎一心独坐窗边,外面,一轮明月挂在天上。
        一定要活着回来啊,儿子。

轮回之源 第九章

章九:虚王?!
        今天晚上黑崎一护像往常一样和月脉影聊天,然而今晚却出现了与平常不一样的情况。
        “滴——滴——滴——”
        技术开发局的报警声格外刺耳。
        “报告,南十方向在瀞灵庭范围内出现大量黑腔,数量有十八……不,二十七,同时有大量破面反应,还有六个从未遇到的奇怪反应,无法探测其灵压。”
        “什么?!”
        在黑崎一护二人面前,出现了许多黑腔,里面走出很多虚,其中大部分是破面,最后走出六个人,为首的是个女人。
        这六个人,从零压上来看,既不是破面也不是假面,更不是死神或者灭却师,到底是……黑崎一护眯起了眼。
        虚群的阵势如此浩大,自是惊动十三番队,紧急会议召开,十三番队队长全员到齐,同时副队长们率领席官们赶往现场。
        不到一刻功夫,四周全被死神们包围,队长们也陆陆续续赶来。
        为首女子似乎对于这种情况并不担心,表现平淡,只是毕恭毕敬地朝月脉影行礼:“虚王陛下,属下特请您回虚王宫。”
        虚王?不是说灵王是三界统领吗?这是怎么回事?黑崎一护正疑惑着,女子接下来的话解开了他的疑惑。
        “陛下,您应该知道,虽然灵王统领三界,但对外依然只是尸魂界的管理者,现世分为多个国家,并不统一,所以没有所谓现世之王,但虚圈不同,虚分部散漫但不曾拉帮结派更不可能诞生国家,没有所谓制度只有所谓弱肉强食的规则,强者为尊,然而同样遵循强者为尊的尸魂界因为礼节的束缚灵王一旦定下一般基本就能坐稳宝座很长一段时间,象征性的虚王却只能因虚之间不停歇争斗不停更换,这对于三界平衡是有点不利的。好不容易出现了实力直逼上界的您,以您的实力坐稳虚王之位没问题,作为虚圈象征性的统治者,虚王是必不可少的,有了虚王对于三界平衡是有一定帮助的。正因为这一点,上界才派吾等前来辅助您成为虚王,还开放了自建造以来就不曾开放的虚王宫。可是您在仪式完成后就时不时跑来这里,虽然虚王只是象征性的管理虚圈,但您总不在虚圈这令属下很为难,属下恳请您随属下回虚王宫,至少呆上两三天陛下您再自由活动也不迟。”
        “切。”月脉影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我做什么,还用不着一个跑腿的对我指手画脚!”
        等等,影的声音……变了……这熟悉的声音,还有这欠揍的语气,不会吧……黑崎一护有了一个感觉不太好的猜想。
        下面发生的事证明了黑崎一护的猜想。月脉影站起来,开始用一种和黑崎一护的声音很相似的声音说话:“不过,既然你都追到这了……”发型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像黑崎一护的发型,“还这么大阵仗……”服饰也从虚夜宫的服饰逐渐变得像一护所穿的,“那我就赏你个面子。”
        话一说完,熟悉的模样在黑崎一护眼前出现,月脉影,不,应该叫他——
        “白——!”虽然先前已经有了猜测但依旧不妨碍黑崎一护做出难以置信的样子。
         金色的眼瞳,黑色的眼白,蓝色的舌头,白色的皮肤,还有那标志性的邪笑,无一不是标示着眼前人的身份。
         “呦,王。”
         啊,还有这个,只有他才会叫的,独一无二的称呼。
         不是吧?影是白?他怎么从内心世界出来的?什么时候出来的我作为内心世界的主人竟然感觉不到?还有,这家伙什么时候成虚王的?不过以那家伙的实力倒是可以理解……不对我在想什么,话说回来斩月大叔也没和我说过,这两人居然合伙瞒着我!
        “想什么呢,一护。”
        “在想你这个混蛋是个只会隐瞒主人大事的坐骑!”黑崎一护看起来很生气,然而与白的打斗怎么看都只是熟人间的打闹。
        众虚没什么反应,倒是众死神瞠目结舌地看着眼前打闹的二人。白在之前一直在黑崎一护的内心世界里呆着,死神们就算知道黑崎一护体内有虚也不曾见过白露脸,打友哈巴赫前连黑崎一护自己也以为大叔斩月才是自己的斩魄刀,更别说其他人了。
        所以死神们可以说是不认识白的,但那与黑崎一护一模一样的长相,还有那熟稔的态度,是个明眼人都知道灵虚双王关系不一般。
        众虚虽不认识黑崎一护,然而某虚王在仪式之前便向全虚圈的虚表示现任灵王就是自家笨蛋王只能他欺负别人动灵王一根手指都不行,所以心里默认某灵王是虚王的东西动不得,即使虚王只是象征性的管理者他们也没胆去触虚王的逆鳞,毕竟实力摆在那。
         打闹一阵后黑崎一护才想起来现在貌似不是打闹的时候,停手问白:“白,先别闹,你先跟我解释一下,这些到底怎么一回事?”
       

蔷薇配猛虎 第五章

第五卷:联系的继续
        赤司征十郎刚回到家,电话就响起来了。“喂?”“赤司,是我。”“虹村前辈?有什么事吗?”“吃饭的时候聊的尽是篮球的事,都把本来想问的事给忘了。那个,你能联系上灰崎吗?本来想着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见他,但没想到事情这么多,一时半会儿忘了这事,我试着打他电话,但却是空号,大概是换号了。”
         第一个想做的事就是见灰崎吗?虹村前辈,你果然……赤司征十郎痛苦地捂住心口。
         “喂?赤司?你还在吗?怎么不出声?赤司……”过了一会儿,像是下定决心般,赤司征十郎开口告诉了对方灰崎祥吾的联系方式,说完便立马挂了电话。
        挂完电话,好像身体没了力气一样,身子顺着门滑落下去。
        “虹村……前辈……”
        这时,手机来电铃声再次响起,赤司征十郎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喂,我是赤司征十郎。”“赤司君,我是相田景虎。”“啊,原来是相田教练,请问有什么事吗?”
        赤司征十郎不愧是经受过特殊教育的大少爷,从语气上完全听不出来刚刚受打击过。
        “上面已经决定,要给你们进行正式宣传,考虑到你们还有学业,所以拍摄广告定在了这周周末,麻烦你通知Vorpalswords的其他队员,早上六点X大厦集合。”
        “知道了。”
        到了周末
        黄濑凉太意料之中是最活跃的,“前辈,请一定要好好看着我魅力的一面!”“少得瑟,踹你哦。”嘴上这么说着笠松幸男脸上却带着笑。
        与之相对的,紫原敦显得最没干劲,“啊~麻烦死了,室仔,我们回去吧。”“不行哟,敦,来,给你零食。”冰室辰也语气一如既往的宠溺。
         虽然不像紫原敦那样显得慵懒,但青峰大辉也是个怕麻烦的主,“啊,麻烦死了,快点结束吧。”“那个……青峰君,我做了便当,如果你饿了可以吃。”“哦,多谢了,良,一会儿你就等着看本大爷帅气的一面吧!”
         绿间真太郎表现的很平常,反倒是某板车夫很兴奋,一直不停的“小真”“小真”的叫着,对此绿间真太郎只是扶了扶眼镜,“哼。”
        火神大我和黑子哲也聊天,时不时老虎炸毛。
        赤司征十郎在不远处观察众人,大家基本上都成双成对,“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一些当事人看不出来的东西在一旁的他看的清清楚楚。除了诚凛的两人是搭档且火神喜欢哲也同时知道哲也喜欢大辉然而哲也不知道火神喜欢他,剩下的都是两情相悦的一对对——至于他们知不知道对方也喜欢自己,就不得而知了。
        拍摄开始了,黄濑凉太不愧是当模特的,摄影机一到位立马进入状态。赤司征十郎和绿间真太郎虽然没在闪光灯下工作过,但洛山和秀德都是名校,平时偶尔也接受过媒体采访,加上二人家教都不差,自然也很快适应。
         至于其他人,别说打败奇迹时代前基本没有媒体会采访的诚凛,就连与洛山秀德同为名校一样受媒体关注的桐皇阳泉,采访基本都是队长教官搞定,青峰大辉和紫原敦一个不会应付一个连应付都懒得应付,要不是有樱井良和冰室辰也在,估计连个姿势也摆不好。
         火黑二人虽然是新手,但搭档的默契不是白搭的,黑子哲也尽管学习成绩一般,头脑却还算好使,火神大我别看平时就一个篮球笨蛋,其实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他还是很细心温柔的——忽略他偶尔的蠢萌犯二的话……两人拍摄出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
         “下一张能让赤司君和火神君拍一张吗?赤司君作为奇迹时代的队长代表奇迹时代全体,和火神君站在一起,象征奇迹时代和曾经的对手一起联手,OK?”
         “没问题,请吧。”
         “当然可以,的说。”
         “咔嚓”随着快门的按下,赤火二人的第一张单独合照就出来了。很多年后,当已经成为情侣的二人再次拿起相片,都感慨命运的奇妙,不过都是后话了。
         照片上,一高一矮的两个红色身影显得如此和谐,很难想像曾经那么针锋相对。
         “还以为以你们俩的身高,多少还会有点违和感,没想到除了小黑子,小赤司和小火神也能搭在一起。”黄濑凉太拿着照片感慨。“人家搭不搭关你什么事,还有什么叫‘以你们俩的身高’?长得高了不起吗!”笠松幸男踹了黄濑凉太一脚。
         “是吗?我看看我看看……”高尾和成抢过照片,“真的诶,说起来他们两都是红头发诶——深浅不一样罢了,小真你觉得呢?”“哼。”某王牌扶扶眼镜不说话。
         “拿来我看看……哦吼,想不到嘛笨神,像你这么笨的家伙居然和赤司那么精的家伙能搭一起。”
         “你说什么,蠢峰!”
         眼看青火二人又要吵起来,照片也被丢到一边,樱井良上前拉住青峰大辉,黑子哲也则给了火神大我一个手刀。
        冰室辰也捡起照片,看了看:“真的呢,敦,你也看看。”紫原敦像大型犬一样挂在冰室辰也身上:“无聊,他们怎样都好,我和室仔好就行了。”
        插曲过后,又拍了几张,拍摄终于顺利完成。

轮回之源 第八章

章八:灵王陛下的神秘朋友
       自从认识月脉影之后,黑崎一护每天必做的事除了死神的工作外又多了一个,那就是半夜爬到房顶上,与他的破面朋友彻夜长谈。
        和月脉影聊天,黑崎一护感到很开心。其余死神也发现了,他们的灵王陛下貌似眉头舒展了许多,有时还会傻笑,即使在砍虚的时候也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考虑到友人的安危,黑崎一护没有告诉别人关于月脉影的事,死神们也只能私下猜测。
        “呐,你们说,什么事能让一护这么高兴啊?”松本乱菊对于这种八卦的事一向感兴趣,她转过头问阿散井露琪亚,“露琪亚,你和一护关系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
        阿散井露琪亚摇了摇头:“不,我并没有发现什么。”
        一旁的雏森桃做思索状:“一护君该不会是恋爱了吧?”
        “什么?!”
        “雏森,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一护君的表情分明是那种私下里有了恋人的小女生表情。”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那一护的恋爱对象又是谁呢?”
        在三位女生低头沉思之时,一个白色身影悄然离去。
        朽木白哉是偶然路过的,当他听到雏森桃的那句话,身体一时僵在那里。一护那么高兴,是因为恋爱了吗?如果是,对象又是谁?
        脑袋当机几秒之后又重新运转起来,朽木当家面如死灰,动作僵硬如行尸走肉,就这么浑浑噩噩回了朽木府。
        今天黑崎一护一如既往偷偷的上房顶,准备和他的破面朋友唠家常,完全没有想到这次会被人撞见。    
        阿散井露琪亚新完澡,准备到外面散散步,顺便让头发自然风干。走着走着,她突然想起早上和乱菊与雏森的对话,就心血来潮要到一护所在队舍看看,“说不定能解开一护的秘密呢,嘻嘻。”。
        当她走到黑崎一护所在队舍时,便看见一黑一白两个身影,两位看起来聊的很开心。阿散井露琪亚难以置信的站在那里,她没看错吧?那是……虚夜宫的衣服,破面?但既不是妮露他们,又不是十刃,那家伙到底是……一护看起来好高兴,是因为那家伙的缘故吗?            队舍房顶上,黑崎一护和月脉影聊得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让我想起一个人,明明你们两一点都不像。”  
         “哦?”
        “那家伙是我的斩魄刀,长的和我一模一样,但却一头白毛,死霸装也是白的。他这家伙嚣张的很,总是说什么王啊坐骑啊,老爱说我弱——明明输的人是他……”      
         一谈起白,黑崎一护就打开了话闸,数落白的种种不是,月脉影在一旁静静地听。
         “……虽然那家伙很讨厌,但是啊,他真的总是保护我呢。一开始我是把大叔当做我的斩魄刀的,以为他只是我体内的一个虚,所以很排斥他占用我的身体。不过现在仔细想想,他总是在我危险的时候出现,要不是他我估计早就没命了吧?早在追问最后的月牙天冲的时候我就应该注意到,之前和他打的那几次他明明有实力把我一击杀死,但他只是告诉我一些道理——嘛,教训人的口气倒是确实令人火大得很。”黑崎一护说着说着,渐渐低下了头,“我欠那家伙的,除了道歉,只剩下道谢,无论说多少次恐怕都补偿不了他吧。”
        似乎受黑崎一护的情绪影响,月脉影的情绪也变得低落,他伸出手揽过黑崎一护的肩,让黑崎一护靠在他怀里。黑崎一护反抱住他:“抱歉,就让我暂时把你当成他,影。”白,抱歉,还有,谢谢,真的,谢谢你总是保护我,谢谢,谢谢,谢谢……
        躲在下面的阿散井露琪亚感受到房顶二人那仿佛无人可以介入的氛围,只是默默的看着,选择不去打扰。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月脉影告别黑崎一护回了虚圈,黑崎一护也回到自己房间,阿散井露琪亚默默离开,决定不对任何人说这件事,同时替一护保守这个秘密。

轮回之源 第七章

章七:神秘破面来访
         前往灵王宫的路上,黑崎一护问领路的人:“以前的灵王都是从死神当中选的吧,他们是怎么通过测试的啊?”
         “以往的灵王都不是这么测试的,只要灵力够高,有成为工具的觉悟,就可以了。”
         “那怎么……”到我就这么测了……
         那人没直接回答,反而问:“与灭却师大战期间,你是不是被友哈巴赫设计误杀了前灵王?”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么问,黑崎一护还是点了点头:“是啊。”
        “友哈巴赫通过残留灵压激发你体内灭却师力量进而控制,加上你能够虚化,我们就知道你体内有三种力量,所以我们断定你就是传说中真正的灵王了。”
        所以才故意设这么一个所谓测试啊……黑崎一护不再说话,默默跟在后面。
        到达灵王宫,故地重游,黑崎一护有些感慨,就是在这里,他与友哈巴赫展开对战。地方还是那么个地方,但物是人非,前灵王不见了,如今那水晶状物体里的是前灵王的心脏。
        黑崎一护站在灵王宝座前回首往事,等他一回头,吓了一大跳,好家伙,一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几乎全灵王宫的人都聚集在这里,所有这里的人都齐齐向他跪拜。
        “你们这是……”他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黑崎大人,请您一定要继承灵王,不然不止是尸魂界,虚圈甚至是现世都会崩溃。友哈巴赫已经差点成功,不能再发生那样的惨剧了!”为首的那人如是说。
         黑崎一护低下头来,友哈巴赫当初弄得动静很大,他也在现场,回想起那地震,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世界再崩塌一次……他不敢想象。
        下定决心,黑崎一护抬起头来:“我知道了,我一定会继承灵王的。”为了保护大家,为了保护大家生活的这个世界。
        “那么,请准灵王戴上灵王冠,正式成为灵王。”那人一发话,立马就有侍从端着一个华丽无比的王冠出来。
        “……”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黑崎一护顺利继承,灵王宫迎来了真正的主人,真正的灵王诞生!
        继承仪式结束后,黑崎一护问旁边的人:“那个……我在护庭十三队有挂名,可以兼职死神吗?”那人就笑了,说:“你现在是灵王,尸魂界、虚圈、现世,你可以随意来回走动,只要不破坏平衡,干什么都可以。”“不用批什么文件之类的?”
         这孩子,真是……那人笑意更浓了:“尸魂界一般有什么事都是四十六室做主,除非遇到想像友哈巴赫那样的情况,否则灵王是不用出面的。”
        这样啊……看来成为灵王也没那么糟嘛。
        于是成为灵王的第二天,黑崎一护就立马跑到瀞灵庭继续死神的工作,在众人的惊讶中戴着一但认主就无法将其摘下的灵王冠、披着写有灵王二字的白色羽织与众死神打成一片。
        虚圈
        葛力姆乔一个人站在白茫茫的沙漠,抬头仰望天空,突然,天空中出现一个黑点,越来越大,变成一个黑影,逐渐靠近,形成一个清晰无比的白色身影,葛力姆乔瞪大了双眼:“你是……”
        “【哗——】”
        “不是吧?真(的)假(的)……”
        “【哗——】”
        一番谈话下来,葛力姆乔抓狂:“这[哗——]叫什么事啊!”某豹王崩溃的叫声响彻虚夜宫上空。
        尸魂界
        深夜,黑崎一护突然来了赏月的兴致,于是蹑手蹑脚爬上队舍房顶,躺着看月亮。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一个黑腔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虚夜宫服饰的男子。看着眼前的橘发人,男子微笑:“灵王殿下真是好兴致。”
        听到头顶有声音,黑崎一护惊讶望向来人:“你是谁?有什么目的?”竟然连自己都没发觉。
        “在下名叫月脉影,只是一名普通的破面,殿下放心,在下并无恶意,只是听闻灵王诞生,便来长长见识。”
        确实,没有杀气,倒是感到善意。“我叫黑崎一护,很高兴认识你,影。”
        “黑崎君,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吗?”
        “没关系,正好陪我说说话。”
        两人开始攀谈起来,黑崎一护细细打量眼前之人,一头银发,发型与浮竹有几分相似,一对细眉如柳叶,一双丹凤眼,英挺的鼻梁,唇红齿白,柔顺又不失硬朗的轮廓,真真美男子一枚。
        男子的金瞳注视着橘发人儿,双眸满是柔情,黑崎一护莫名觉得脸红,撇过头去。青年死神的反应实在可爱,“呵。”破面轻笑出声。
        “时辰不早了,我就不打扰黑崎君了,再见。”
        “再见。”
        一切如初。

[一心×一护]一个儿控的BLEACH

NO.3
        我叫黑崎一护,第一的一,守护的护,不是什么草莓,别念错了!今年十五岁,高中生,哦,还兼职死神代理。
        我老爸,黑崎一心,是个很难理解的家伙,一个正常的男高中生哪里来的所谓七点前回家?不过我知道他是真心爱我的,虽然太过儿控了,动不动就扑上来。
        魂,一个改造魂魄,虽然是个色狼但同时也是个关心同伴的人,只不过他关心的方式我有点接受不了——老是哭喊着扑上来,弄得我胸口部位的衣服老是湿的。
        露琪亚,尽管有时很暴力但关键时刻很可靠,是个坚强的女孩。是她给了我死神之力,我很感谢她。不过最近她有些奇怪,我一和她哥在一起,她就两眼发光,喊一声“白一王道”。
        恋次,我和他可以算是不打不相识,一开始是敌人现在是很好的同伴。那家伙,貌似喜欢露琪亚呢,每次我和露琪亚行动,他总是会跟来。
        白哉,他是露琪亚的哥哥。一开始我很讨厌他,身为哥哥居然眼睁睁看着妹妹被处刑却不为所动!然而双殛一战,我开始理解他,一边是与亡妻的约定一边对父母的誓言,他夹在两者中间,难以抉择。但就像我亲口对他说的,如果我站在他的立场,我还是会反抗规则。毕竟,哥哥不就是应该保护妹妹的吗?后来看到他为露琪亚挡下狐狸脸的神枪,我就对他改观了。
        不过,这些算什么?
        有一次在家洗澡,忘了锁门,老头就进来了。都是男的,而且我们是父子,我就没当回事。反观老头,奇怪的很,“我家儿子真是越长大越迷人了!”说完这句话他就捂着鼻子快速离开了。真是,迷人什么的,不应该用来夸奖身为女孩的夏梨她们吗?
        黑崎夏梨:老哥,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的魅力,居然连老爸都拜倒在你的死霸装下。
        我继续洗澡,接着魂出现了。“诶,我潜进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居然赶上男生洗澡。”我气的太阳穴突突直跳,既然如此就赶紧离开,真是,那么喜欢大胸美女怎么井上在家做客洗澡时不见他潜进来?我搞不明白,也不懂布偶怎么会流鼻血,既然热的上火就出去呀,看我干嘛?我又不是你喜欢的大胸美女。
        朽木露琪亚:可恶,区区改造魂魄居然敢觊觎一护,一护只能是大哥的!
        洗完澡后,我就看到了露琪亚。“一护,走,去我家!”果不其然,又是要请我去她家做客。“朋友之间不就是要相互串门吗?”可是这也太频繁了吧!我觉得很奇怪,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也就随她去了。
        阿散井恋次:岂可修,露琪亚,青梅竹马一场,你怎么就没给我搭桥牵线呢?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但真的觉得好大,该说不愧是贵族吗?露琪亚在前面给我领路,我东瞅西瞧,啊,他们家的樱花真漂亮啊。
我们来到白哉的书房前,“大哥,一护来了。”书房门被打开,白哉从里面出来:“走吧,去吃晚膳。”于是二人行变作三人行,我们朝餐厅出发。别说,他们家的大厨真不是盖的,晚饭很好吃,饭后甜点也很不错。白哉这人其实挺好说话的,你看,我说你笑起来挺好看的给我笑一个呗,他就真的笑了一下,挺好的一个朋友不是?
        朽木白哉:能令我笑的只有一护!
        我有爱我的家人,还有可靠的同伴,真的很幸福。

[一心×一护]一个儿控的BLEACH

NO.2
        作为一个改造魂魄,他很不幸,被制造出的第二天瀞灵庭就下达了销毁所有改造魂魄的命令,看着身边的同伴一天天减少,他每天都瑟瑟发抖,同时心里暗暗发誓,如果可以,一定珍惜每一个生命,不会随便让一个生命逝去。
        他又很幸运,混在其他的药丸中躲过一劫,也因此遇上了他生命中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
        那时他还没有名字,被当作义魂丸中的残次品放在箱中,静静地躺在药丸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终于有一天,他被一名女死神买走——尽管是被那名小女孩拿错了。
        “等等,一定会露馅的……”
        “你就安心交给他吧!”
        黑发少女拽着橙发死神远去,他立马卸下伪装,对于得到的新身体跃跃欲试。毫无现世法律意识的他,踢坏了铁栏杆,吓到了路过的老师,惊呆了整班同学。
        就在他对班里的女同学性骚扰被有泽龙贵教训的时候,身体的正主回来了。
        他吓坏了,怀着“如果被抓着一定会被拿去销毁,所以一定不能被抓着”的念头,他往橙发死神踢去。
        “你是笨蛋吗?!你也不想想这是谁的身体,要是被弄坏了我怎么办啊!”
        他惊愕,他从橙发死神的脸上看到了愤怒和……担忧?为他?一个改造魂魄?他有些不确定,这个死神,是不是和其他死神不一样?
        “为什么保护那些小孩子?你不是很讨厌他们吗?”当橙发死神这么问的时候,那些日日夜夜担惊受怕的委屈一股脑涌上来,他带着哭腔向对方倾诉,心里想如果是这个家伙的话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改造魂魄迷茫了,但有些话一但开口就有如开了闸被放出的水,止也止不住。
        黑崎一护静静的听着眼前占用自己身体的家伙的话,他觉得对方是个好人,即使是讨厌的人依然出手相救——就是拿他的身体胡乱来这点很讨厌。
        把虚消灭之后,被他称为木屐帽子的男人出现了,并且一棍子取出了绿色小药丸。眼看男人就要把药丸带走,他有些慌神:“等等你要干什么?”他觉得那个改造魂魄不该被如此对待,任何人都有生存的权利。
        幸好露琪亚及时赶到,几经周旋,改造魂魄被留了下来。
        他和露琪亚几番寻找,最后找了一个狮子玩偶做改造魂魄的身体,并给对方取了一个名字——魂。
        魂……吗?在壁橱的一个小角落里,一个狮子玩偶露出一个微笑。我会好好珍惜你给我的名字的,一护。
        “呀,大姐,你回来啦,要不要魂大爷给你一个爱的拥抱……诶呀!”
        “魂你这家伙,给我老实点!”
        啊,一护的“爱的飞踢”~哼哼,臭老头,别以为本大爷没看出来你对一护有非分之想,被一护踢并不是只有你才能享受的特权!某改造魂魄内心直冒小花,并且朝更高的抖M境界迈进。
        以后每当魂回首往事,他就会哀叹当时的自己真是太傻太天真,居然会以为只有黑崎一心和他抢一护,哪里想到情敌会扩展到护庭十三队外加两个十刃和一个蓝染。

[一心×一护]一个儿控的BLEACH

[一心×一护]一个儿控的BLEACH
NO.1
        黑崎一心是出了名的儿控。
        从黑崎一护出生开始,黑崎一心就觉得自己的儿子真是好可爱,看那粉嘟嘟的小脸,看那胖嘟嘟的小手,真是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处不可爱。
        黑崎一心一直觉得,一护的笑容和真咲一样温暖,但是这笑容自从真咲死了之后就消失了。
        当他看到在河边的一护时,黑崎一护那悲伤的表情刺痛了他的心,他走过去,把九岁的小一护抱在怀里,心里生出了以后一定保护好他的想法。
        有什么东西开始有了预兆。
        黑崎一心的行为一直很脱线,两个女儿早就习以为常,只是觉得貌似随着她们哥哥的长大,老头“骚扰”自家儿子的行为好像变多了。
        “一护,来,接受老爸‘爱的拥抱’吧!”
        “死老头,给我下去!”
        已经十五岁的黑崎一护顶着一头十字路口,拿脚踹走了某名为黑崎一心的物体。真是的,还做这种幼稚的举动,这老头……自己都十五岁了诶,再怎么儿控都得有个限度吧?
        照常的去上学,一个肘击击倒飞扑过来的启吾,与水色打了招呼,不小心撞到井上,被龙贵教训,像往常一样度过了一天。
        结果在回家的路上,意外发生。
        听见爆炸声,好奇心驱使他看看,结果被一个从未见过的怪物追赶,他和一个女孩魂魄一起逃命。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穿黑色和服的女孩突然跳出来,消灭了怪物。
        那便是他与露琪亚的相遇。
        朽木露琪亚只是淡淡的瞅了一眼被自己救下的人类,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后来,仿佛是命中注定一般,黑崎一护与女死神再次相遇,然后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朽木露琪亚冒着犯重罪的危险给了少年死神之力。
        感应到自家儿子灵压的变化,黑崎一心心下一沉,果然还是没让一护躲过成为死神的命运。
        之后黑崎一护就开始了每天的除虚工作,黑崎一心暗中担忧,却又不得不装作不知情。因为他知道儿子不想让家人担心,失去死神之力的他也无法帮上忙,所以只能按耐下关心的冲动。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多月,从浦原那里知道了儿子就要去尸魂界救人了,于是便拜托对方对真咲留下的护身符施加特殊鬼道。
        无法保护儿子,但可以保护他的身体。魂的战斗力不行,只能找个媒介祝他一臂之力。
        对于这个改造魂魄,黑崎一心怨念很大。别看那小子表面上好女色,嘴上老是嚷嚷着什么大胸美女,可实际上每天黑崎一护一走,就一改色狼模样,等黑崎一护一回来又开始装,换来黑崎一护的飞踢。
        黑崎一心有一次无意瞧见黑崎一护教训魂,他发誓他绝对没有看错,被教训的某人背景在冒小花,除了他没人注意。
        岂可修,被一护踢只能是他这个老爸才会有的特权!
        某大叔已经儿控到M的地步。
        黑崎一心以为魂是唯一一个和他抢儿子的人,万万没想到他的可爱儿子为他引来一大帮情敌,其中还包括最初曾破坏儿子魂唾和锁结的朽木白哉。

轮回之源 第六章

章六:真正的灵王
         崩玉里的自我意识,其实早在浦原喜助制作出崩玉前就有了,崩玉只不过成了那个意识的载体罢了,而且那个意识的真名不是崩玉,而是灵王使。
        灵王,是统领尸魂界、现世、虚圈并且同时拥有死神、人、虚力量的人,负有保证三界平衡的使命。而现在尸魂界的所谓灵王,只是上界的神为了在真正的灵王出现前让三界能保持暂时的平衡而找的“楔子”,仅仅被当成工具,没有自我意识。
        而灵王使的责任,从诞生起就被注定了,那就是寻找真正的灵王,锻炼并辅佐对方登上王位,成为灵王的侍从和使者。于是,灵王使便找上了蓝染惣右介,借蓝染惣右介之手让黑崎一护成长。
        谁料黑崎一护打败蓝染惣右介就失去死神之力,灵王使还没来得及告诉黑崎一护上界独有恢复灵力之法,便随着蓝染惣右介被封印而沉睡。等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友哈巴赫率领无形帝国的士兵入侵尸魂界的时候。
        灵王使就一直等,等黑崎一护想与崩玉交谈时,他就可以把一切告知这个准灵王。
        “而如今,我终于等到了。”
        与崩玉又聊了几句,黑崎一护便醒来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向蓝染道歉。
        道完歉之后,与蓝染惣右介分别,来到一个无人之处。现在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灵王使的话,黑崎一护郁闷了。
        我不想当什么灵王啊啊啊啊啊!但是……如果不当的话,又会有人被当成工具,成为“楔子”,而且“楔子”也不好找,在寻找的过程中说不定自己所处的世界就会崩塌。真是,命中注定什么的最讨厌了!
        “诶。”黑崎一护索性不再想了,命运什么的管他的呢,走一步算一步喽。
        正要离开,就听见有人找自己。“一护!”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恋次。黑崎一护抬脚往声源方向走去:“我在这!”
        阿散井恋次跑过来,皱着他那一如既往奇怪的眉毛:“你这家伙,不要随便乱跑行不行,害我们那么担心。”
        “抱歉抱歉。”黑崎一护刚要随阿散井恋次走,突然停住了。
        “一护?”
        “啊,恋次,我们走吧。”
        阿散井恋次不疑有他,带着黑崎一护走了。
        一切貌似恢复如常,黑崎一护做着除虚的工作,因为只是挂个名,除了有个正式头衔以外,基本与还是死神代理时没啥区别,也不用巡逻啥的,可以说很闲。
        就这样悠闲的过了几天,又来事了。京乐春水召开队长会议,叫上了他。黑崎一护啥都没听懂,就知道灵王宫要来人了而且零番队重组了,至于灵王宫的人为什么来……他只能请教其他人了。
        “……总而言之,就是希望选个人,让他们带到灵王宫去,接受灵王传承,因为那个灵王的心脏快支撑不住了?”
        “就是这样,还有什么问题吗,一护?”
        “直接选总队长不就好啦。”
        “我们倒是想,但灵王宫的人坚持测灵压选人,所以我们估计他们其实另有人选,测灵压只是个形式。”
        “……”得,准是冲自己来的,黑崎一护思考怎样才能在当天躲过去。
        可惜天不遂人愿,“灵王的力量必须齐全,我们准备了三个水晶球,分别对应三种力量,只有三种力量齐全的人才能继承灵王。”灵王宫的人眼睛一扫,正好看见某人要开溜,“为了避免影响他人,这个房间设了结界,任何人都无法出去。”除了准灵王。
        该死,居然设了结界,想偷偷逃跑都不成。黑崎一护对那个人咬牙切齿,但还是乖乖的留下了。
        队长们依次上前,曾经是假面的人都让两个水晶球发光,而其余人则只让一个发光,大家就知道其中两种力量分别是死神和虚的力量,那么剩下一种是什么力量呢?
        黑崎一护汗颜,其他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啊,剩下那个灭却师力量没跑了。哭,为嘛老妈是个灭却师,他现在突然很想让斩月大叔消失。
        最后,毫无悬念的,我们的黑崎一护同学很荣幸地被请去了灵王宫做客。

轮回之源 第五章

章五:与崩玉对话
        “黑崎大人,请随我来,蓝染惣右介的牢房就在前面。”
        “好的,麻烦你了。”
        这里是四十六室地下专门建造的关押特殊囚犯的地方,在一个白衣人的指引下,黑崎一护来到了封印蓝染惣右介的地方。
        在只解除了口、眼、耳的封印的情况下,黑崎一护与蓝染惣右介面对面。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虽然你曾经做过很讨厌的事,但我黑崎一护向来说话算话。”
        两人开始聊了起来,这要是放在以前,连她们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们居然还能像这样如同普通朋友一样唠家常。
        “说起来,你说过崩玉有自己的意识……”手轻轻抚上崩玉所在位置,“……要是能和他谈谈就好了。”刚说完,黑崎一护就晕了过去,蓝染惣右介吓了一跳:“黑崎一护!”
        这是……哪里……?
        黑崎一护发现四周一片漆黑,自己身体浮空,动弹不得。“啪嗒”“啪嗒”不远处传来鞋子打在水面上的声音,不断靠近,很明显,有人正朝自己走来,会是谁?
        “黑崎一护。”对方来到跟前,黑崎一护一看,只见是一个五六岁的男孩,穿着死霸装,死霸装上有着莫名感到熟悉的青蓝色花纹不停变幻。
        “你是?”
        “黑崎君刚才还不是说想和我谈谈吗?”
        “崩玉?!”黑崎一护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
        “是我。”男孩点头,“你产生了那样的想法,说明时机到了,我将会把我所知道的,全都告诉你……”
        现实
        橘发青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的这种症状已经持续了一个小时。
        “蓝染,是不是你搞的鬼?如果不是你做了什么,一护他怎么到现在还不醒?”
         “不是我,如果是我,就不会把黑崎君送过来了。”
         平子真子还想说什么,京乐春水阻止了两人的争吵:“好了好了,现在先等一护小弟醒了再说。”
         又过了几个小时,青年睁开了眼,守在一旁的众人赶忙上前,令大家没有想到的是,速度最快的,居然是自始至终只是站在旁边看起来最漠不关心的朽木白哉。
        “一护,你醒了?”
        语气如此温和,表情如此温柔,素来一副冰山面瘫形象的朽木当家这一声“一护”,不知石化了多少人,就连蓝染惣右介都未能幸免于难。
        黑崎一护一醒,就看到了那熟悉的牵星箝:“白哉?”“是我。”“你怎么在这……啊,大家都在啊?”“那是当然,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出事,会有多少人担心啊?”“抱歉,真子。对了,蓝染在吗?”
        “黑崎君找我有事吗?”
        黑崎一护二话不说,跳下床就把蓝染惣右介拽走了,留下一干众人议论纷纷。
        来到一个偏僻角落,确定四下无人之后,黑崎一护才开口:“蓝染,我必须向你道歉。”
        “道歉?”蓝染惣右介很迷惑,他有什么值得道歉的?他两人要说有人欠对方的,也应该是他蓝染惣右介,毕竟伤害过青年的朋友。
        接着黑崎一护就把自己从崩玉那里听来的告诉了蓝染惣右介。
        “所以,你认为必须向我道歉?”
        “嗯,虽然我认为你也不会放在心上,但我必须道歉。”
        “即使你之前并不知情?”
        “嗯。”
        “那么,我接受你的道歉。”蓝染惣右介露出微笑。
        青年的脸上写满了欣喜:“是吗?谢谢你,蓝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