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之源 第八章

章八:灵王陛下的神秘朋友
       自从认识月脉影之后,黑崎一护每天必做的事除了死神的工作外又多了一个,那就是半夜爬到房顶上,与他的破面朋友彻夜长谈。
        和月脉影聊天,黑崎一护感到很开心。其余死神也发现了,他们的灵王陛下貌似眉头舒展了许多,有时还会傻笑,即使在砍虚的时候也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考虑到友人的安危,黑崎一护没有告诉别人关于月脉影的事,死神们也只能私下猜测。
        “呐,你们说,什么事能让一护这么高兴啊?”松本乱菊对于这种八卦的事一向感兴趣,她转过头问阿散井露琪亚,“露琪亚,你和一护关系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
        阿散井露琪亚摇了摇头:“不,我并没有发现什么。”
        一旁的雏森桃做思索状:“一护君该不会是恋爱了吧?”
        “什么?!”
        “雏森,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一护君的表情分明是那种私下里有了恋人的小女生表情。”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那一护的恋爱对象又是谁呢?”
        在三位女生低头沉思之时,一个白色身影悄然离去。
        朽木白哉是偶然路过的,当他听到雏森桃的那句话,身体一时僵在那里。一护那么高兴,是因为恋爱了吗?如果是,对象又是谁?
        脑袋当机几秒之后又重新运转起来,朽木当家面如死灰,动作僵硬如行尸走肉,就这么浑浑噩噩回了朽木府。
        今天黑崎一护一如既往偷偷的上房顶,准备和他的破面朋友唠家常,完全没有想到这次会被人撞见。    
        阿散井露琪亚新完澡,准备到外面散散步,顺便让头发自然风干。走着走着,她突然想起早上和乱菊与雏森的对话,就心血来潮要到一护所在队舍看看,“说不定能解开一护的秘密呢,嘻嘻。”。
        当她走到黑崎一护所在队舍时,便看见一黑一白两个身影,两位看起来聊的很开心。阿散井露琪亚难以置信的站在那里,她没看错吧?那是……虚夜宫的衣服,破面?但既不是妮露他们,又不是十刃,那家伙到底是……一护看起来好高兴,是因为那家伙的缘故吗?            队舍房顶上,黑崎一护和月脉影聊得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让我想起一个人,明明你们两一点都不像。”  
         “哦?”
        “那家伙是我的斩魄刀,长的和我一模一样,但却一头白毛,死霸装也是白的。他这家伙嚣张的很,总是说什么王啊坐骑啊,老爱说我弱——明明输的人是他……”      
         一谈起白,黑崎一护就打开了话闸,数落白的种种不是,月脉影在一旁静静地听。
         “……虽然那家伙很讨厌,但是啊,他真的总是保护我呢。一开始我是把大叔当做我的斩魄刀的,以为他只是我体内的一个虚,所以很排斥他占用我的身体。不过现在仔细想想,他总是在我危险的时候出现,要不是他我估计早就没命了吧?早在追问最后的月牙天冲的时候我就应该注意到,之前和他打的那几次他明明有实力把我一击杀死,但他只是告诉我一些道理——嘛,教训人的口气倒是确实令人火大得很。”黑崎一护说着说着,渐渐低下了头,“我欠那家伙的,除了道歉,只剩下道谢,无论说多少次恐怕都补偿不了他吧。”
        似乎受黑崎一护的情绪影响,月脉影的情绪也变得低落,他伸出手揽过黑崎一护的肩,让黑崎一护靠在他怀里。黑崎一护反抱住他:“抱歉,就让我暂时把你当成他,影。”白,抱歉,还有,谢谢,真的,谢谢你总是保护我,谢谢,谢谢,谢谢……
        躲在下面的阿散井露琪亚感受到房顶二人那仿佛无人可以介入的氛围,只是默默的看着,选择不去打扰。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月脉影告别黑崎一护回了虚圈,黑崎一护也回到自己房间,阿散井露琪亚默默离开,决定不对任何人说这件事,同时替一护保守这个秘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