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一)轮回之始 第十一章

章十一:尸魂界

        “嘭——”

        “噗咳咳……”

        这是自己第几次倒下了?黑崎一护不知道,他只知道若不练成卍解,白是不会允许他去救人的,所以他只能不断的站起来,拿起不知第几把“斩月”去和大叔打,然后被打败,再站起来……如此循环往复,直到找到真正的斩月打败大叔。

        黑崎白站在一旁的山丘之上,他的左手满是鲜血,脚下尽是斑斑点点的血迹,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一护和“斩月”对打。

      『“一护,我要你学会卍解,我会让斩月强制实体化,然后你给我想办法让那家伙屈服。”

        “强制实体化?你要怎么做……唔咳……”

        黑崎白把左手伸进黑崎一护胸口,接着一拽,随着黑崎一护胸口鲜血的不断喷出,黑色的人影被拽出,正式被强制实体化的“斩月”。

        “你来训练一护的卍解。”黑崎白扭头就要走。

        “你不来训练他?”

        “不了,毕竟你是‘斩月’。”』

        到判刑之前总共有三十一天缓刑期,能否顺利救下那个死神,就看你的了,一护。

        “这些就是今天的文件。”

        “嗯,你出去吧。”

        “是。”

        放下文件,阿散井恋次转身出去,走到门那里回头欲言又止,有很快放弃。

        阿散井恋次离开后,理应只剩六番队队长一人的六番队队长办公室内出现了一个朽木白哉外的声音。

        “虚王打算让一护学会卍解再来。”那声音听上去温和语气中又暗含冷意。

        朽木白哉似乎并不惊讶,头也不抬边批公文边回答:“是吗?看来不能提前行刑了。”

        听出言外的嘲讽,远在五番队队长办公室的蓝染惣右介拉下脸来,又很快恢复虚伪的笑容:“是呢,不过某人还是要和一护打一场吧?”说罢扶了扶眼镜。

        朽木白哉不为所动:“锻炼未觉醒的灵王不是灵王使的本分吗?”

        “这样啊……”

        两人谈话终止。

        “嘭——”

        “噗咳咳……”

        终于……成功了……黑崎一护因为体力消耗殆尽险些倒下,一只手接住了他,不用说,是黑崎白。

        “好好休息吧,一护。”黑崎白温柔的看着怀里熟睡的人,“然后好好揍朽木白哉那块烂木头一顿。”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泛着狡黠的光。

        等黑崎一护休息好了,兄弟两向浦原喜助告别,黑崎白在空中随意一划,和大虚出现时一样的裂缝显现,黑崎一护感到新奇。

        “走吧,我们去尸魂界。”

        “嗯!”

        技术开发局检测到瀞灵庭范围内出现黑腔,急忙拉响警告。

        “有入侵者。”

        “是虚吗?”

        “根据监控显示,对方是……两名死神?”

        瀞灵壁降下,然而入侵者是在内部出现所以没啥用,不得已护庭十三队全员进入备战状态,队长们召开紧急会议。

        “这是技术开发局送来的影像。”

        画面中,半空中的裂缝中走出两人,其中一头橘色头发的一身死霸装,明显是个死神,而另一个简直是橘发的白色版,就连死霸装也是白色的,也没有洞和面具,完全猜不出是怎样的存在,唯一能确定的是对方不是普通的灵体。

        “让我去试试对方的实力。”

        “直接一刀砍了不就好了。”

        “有趣。”

        “呀咧呀咧,从黑腔出来,对方应该和虚有关吧。”

        “咳咳……诶,朽木刚被抓回来,现在又出现入侵者……咳咳……”

        “安静!”

        “……”

        “总之,对方不是一般的旅祸,各队加强戒备,二、三、六番队前去抓捕旅祸,四番队做好准备,十一、十二、十三番队进行协助,其余番队待命,以上,解散。”

        “这就是瀞灵庭啊……”黑崎一护朝四处眺望,不禁发出感慨。

        “好了,我们可不是来赏景的,快去忏罪宫吧。”

        “对哦——等等我,白!”

        循着朽木露琪亚的灵压,黑崎白很快领着黑崎一护来到了忏罪宫,两人往地面冲去,中途却遭到了攻击。

        “站住!”一名身形瘦弱的女子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身披写有“二”字的白色羽织,内衬黑色死霸装,腰间斩魄刀横挂于身后。

        “这女人是二番队队长兼隐秘机动总司令及邢军总长碎蜂。”

        “不管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我都不会让你们得逞。”碎蜂换换拔出斩魄刀。

        “邢军总长拔刀意味着邢军演武开始——来了!”黑崎白躲过一名邢军的攻击,“小喽啰交给我,你快去救朽木露琪亚。”拔出白色斩月,黑崎白不断对付一个接一个冲过来的邢军。

        “好!”黑崎一护冲向碎蜂,“月牙天冲!”

        碎蜂躲开攻击,却见对方依然笔直向前,知道对方目标原来并不是自己,赶忙让人拦截。

        “诶呀呀,这可不好。”一名银发男子挡在黑崎一护面前,身上的羽织写着“三”。

        “月……”

        黑崎一护的脸上出现一道口子。

        “射杀他,神枪。”

        好快!这人的斩魄刀还能改变长短的吗……

        没给黑崎一护思考的时间,下一击已经袭了过来,他慌忙举刀抵挡,勉强没让脑袋分家。

        没办法,只好迎战了。

        就在黑崎一护摆好架势要和市丸银打的时候……

        “虚闪!”

        市丸银侧身躲过攻击。

        “不是叫你去救人,我来收拾小喽啰吗?”黑崎白出现在黑崎一护身后。

        “白!”

        黑崎一护露出惊喜之色,死神们却是脸色难看——虚闪可是大虚的招式!

        “把队长当成‘小喽啰’,旅祸,你这是对我们的侮辱。”

        朽木白哉直视黑崎白,黑崎白危险的眯起眼。

        “一护你快去吧,我要会会这些家伙。”

        “知道了。”

        黑崎一护冲向了眼前的白色建筑。


评论
热度 ( 6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