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一)轮回之始 第十二章

章十二:交战

        “尽敌蛰杀,雀蜂!”

        “射杀他,神枪!”

        “散落吧,千本樱!”

        “月牙天冲!”

        忏罪宫外,三位队长和一名旅祸打的不可开交,那旅祸以一敌三也游刃有余,队长们也没使出卍解,四人你来我往,让旁边的队员们完全没有插手的余地。

        忏罪宫门口,黑崎一护顺利落地,进入忏罪宫,就感觉到极其庞大的灵压向自己袭来。好可怕,自己明明在向前跑,却一直有对方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感觉。

        “呦,旅祸。”

        啊咧?确实有被捅的感觉,但没有伤口……杀气?就算如此可这也太……

        “虽然你的同伴看起来更强,不过……算了。”直觉告诉自己不要去惹那个白色的家伙,会死,死了的话就无法享受战斗的乐趣了。

        黑崎一护咽了咽口水,转过头去。

        “你在看哪里啊!”

        黑崎一护把头转过来,看见一个男人站在墙上,男人系了一头的铃铛,穿着写有“十一”的羽织,肩头还有一名粉色头发的小女孩,女孩左臂系着臂章。

        “你是谁?”黑崎一护拿起斩月,他的手还在颤抖。

        男人一跃而下,女孩跑到一边。

        “十一番队队长更木剑八。”

        “我是八千流,草鹿八千流,是十一番队副队长哦~请多指教。”

        “黑崎一护。”

        更木剑八扯开自己的衣襟。

        “先让你一招,往这里砍,把我砍死也无所谓。”

        “什……”让他砍毫无防备的人一刀,这种事他怎么做得出来?

        “虚闪!”

        红色虚闪直冲碎蜂而去,所幸大片“樱花”挡在了她的前面,碎蜂从废墟中起身朝朽木白哉道谢。绕是有千本樱帮忙阻挡她暂且被伤成这样,若是没有那些“樱花”,恐怕自己早已化作灵子。

        “不用谢,现在对付旅祸要紧。”朽木白哉用手操纵着千本樱的刀片,毫不意外被黑崎白的月牙天冲打散。

        市丸银的神枪早已被打飞,现在他只能用鬼道。

        “破道之三十三,苍火坠!”

        黑崎白不闪也不躲,看似随意的一挥手,苍蓝色的火焰就灭了,但他的手也因此被一条金色的锁链缠上了。

        “缚道之六十三,锁条锁缚。”

        碎蜂拖着重伤的身体来到黑崎白跟前施展二击必杀,朽木白哉也卍解了,数十把粉红色的刀飞向黑崎白。

        猛烈的攻击形成巨大的烟雾,当烟雾散去,众人看到的却是重伤的市丸银,他手里还攥着金色的锁链,锁链却是断裂的。显然,黑崎白拿市丸银当挡箭牌,同时还把缚道挣脱了。

        “话说市丸队长中了碎蜂队长的二击必杀居然没死吗?”

        “他没有中二击必杀。”

        “诶?”

        碎蜂咬住下唇,她的雀蜂在第一击的时候就被那旅祸徒手折断了。

        黑崎白来到忏罪宫内,却发现奄奄一息的黑崎一护,以及转身正欲离去的更木剑八。怒上心头,他拉起黑崎一护破口大骂:“你这个家伙,该不会觉得对方连斩魄刀名字都不知道就安心了吧?还说要好好了解斩月,结果以为知道个名字就行了?你太令我失望了!”他气得甩下黑崎一护,转身就要走。

        我令白失望了?不行,我不能让他失望,不能让白离开我……

        “白……”黑崎一护靠着坚强的意志力勉强爬动,他朝黑崎白伸出手,“不要……走……我不会……再……让你……失望了……所以……所以……我……会……”最终他还是昏迷了过去,伸出的手也垂了下去。

        斩月大叔,我该怎么做才能不让白失望呢?

        一护,你觉得只要知道名字就能算了解对方吗?

        当然不算。

        那为什么对于斩魄刀你就以为知道了他的名字就算了解他了呢?

        这样啊……抱歉,大叔,我想真真正了解你的事,可以吗?我是个笨蛋,听到那家伙连斩魄刀名字都不知道就安心了,结果自己是个和他一样的笨蛋。

        没错,这也是白对你怒其不争的原因。

        对啊,斩魄刀不仅仅是武器,更是并肩作战的……同伴啊!

        内心世界的“斩月”闭上眼,轻叹一口气,再睁眼时他已经出现在黑崎一护面前。

        “一护,你是想赢还是想活下去?”

        “仅仅活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我要赢,赢给白看!”

        “好吧,我会帮你止血,然后一起给刚才那个家伙痛击!”

        “啊。”

        黑崎白和更木剑八同时转身,看见了在血装的协助下暂时止血的黑崎一护举着原先被砍断现在又恢复如初的斩月起身,身上的灵压不断爆发出来。

        “卍解!”

        黑色的灵压包裹全身,无论是死霸装还是斩魄刀全都改变了形态,这便是黑崎一护的卍解——天锁斩月。

        黑崎白和更木剑八同时笑了,不过笑的意义不同,黑崎白是欣慰,更木剑八则是兴奋。

        “虽然不知道你小子是怎么回事……”更木剑八摘下眼罩,“但就让我享受到最后吧!”

        黑崎白识趣的退出战场,同草鹿八千流一起看戏。

        “听到了吗,一护,那家伙斩魄刀的悲鸣。”

        “啊。”

        两大强烈的灵压相互碰撞,剧烈碰撞带来爆炸,硝烟过后交锋的两人双双倒地,黑崎一护险胜。


评论
热度 ( 5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