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篮球遇上魔法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陈年往事——结尾
        赤路服臣,本名赤司服臣,因为生下来就是一头红发,所以被当成异类。然而,他却有极高的法术天赋,对于除妖来说是个好战力,所以没有被逐出赤司家。
        九之濑剑,九尾狐,善使剑,固有外号“剑狐”。
        一人一妖就那么巧合的相遇了。那天赤司服臣正练习剑术,日本刀舞得甚是流利,“诶呀诶呀,要掉下去了——”只听一个巨大的落地声,一个蚊香眼的金色狐妖坐在地上。
        赤司服臣走过去:“喂,狐狸,没事吧?”“唔,好晕……”九之濑剑缓过劲来,看向来人,“小孩,你不怕我吃了你?”那时的赤司服臣只有九岁,确实只是个小孩,他摇摇头:“不怕,你不会吃了我,我相信我的直觉。”九之濑剑起了戏弄的心思:“那……如果你的直觉出错了呢?”说着装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赤司服臣笑了:“那就认命咯。”这一笑,深深地印在九之濑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春去秋来,转眼间,赤司服臣十二岁了。
        “今天听说一个女仆勾结妖怪,于是被家主当场处以极刑。”樱花树下,赤司服臣安静的吃着果子,粉色的花瓣飘在他红色的头上,一时间,坐在树上的九之濑剑觉得美极了。
        “听说家主还下令诛杀火神叔叔和虎姬阿姨。”赤司服臣神色暗淡下来,“火神叔叔和虎姬阿姨都是好人,可惜我帮不了他们,九之濑,你替我帮他们,好不好?”九之濑剑没有回答,而是从树上跳下来,吻住了赤司服臣。
        赤司服臣惊讶的睁大了双眼,然后回应了这个吻。
        “嘿,服臣,你小子也学火神那家伙玩人妖恋?”熟悉的戏谑声音传来,赤司服臣吓了一跳,看向来人,瞪了对方一眼:“青峰叔叔,你就别吓我了。”
        “嘿嘿。”不知为何,赤司服臣觉得这个大将军今天笑得好勉强。
        自从九岁那天见面之后,九之濑剑就时不时来找他,关于两位的秘密只有青峰辰次郞知道。青峰辰次郞也没管,由他两去了,只是偶尔会提醒一下。
         那天过后,赤司服臣就再也没见过青峰辰次郞了。
         赤司服臣二十岁的时候,天皇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下令捕捉九尾狐,赤司家作为“幕府的走狗”,自然要出力,而且出力最多。
        九之濑剑此时狼狈不堪,身上多次有伤,血不停地流着,伤口处还发紫——很明显武器有毒,金色的毛发失去了以往的光泽,衣服破破烂烂。
        “束手就擒吧,剑狐,你已无处可逃。”赤司忠十郎走了过来,他的身上也挂彩不少,毕竟,九尾狐不是浪得虚名的。
        “做梦!”九之濑剑狠狠地瞪着对方。
        “放箭!”赤司忠十郎一声令下,成百上千只箭如雨点般落下,这时突然刮过一阵狂风,让人睁不开眼,法师们赶紧作法驱风,等风消失,剑狐也不见了身影。
        “呼,呼,剑,你没事吧?”
        “服臣?”九之濑剑惊讶。
        “逃到这里,即使是家主一时半会也找不来吧?我给你疗伤。”说着赤司服臣伸出手就要给九之濑剑治疗。
        “等一下。”九之濑剑抓住赤司服臣的手,“你这样可算是背叛赤司家!”
        “剑,我啊——”赤司服臣又露出了初见时露出的笑脸,“——早就决定不姓赤司了……”
        剑狐消失,赤司忠十郎上前查看,结果发现一些明显是特意卸下的带有赤司家标志的东西,脸变黑了。“家主,发现一张纸条。”“呈上来。”“是。”看了纸条的内容后,赤司忠十郎的脸更黑了。
        “……所以我啊,改姓赤路了。”赤司服臣——现在是赤路服臣——笑着说完了这句话。
        “服臣……你……怎么……这么……”九之濑剑泣不成声,天知道赤路服臣这么做放弃了什么,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可他说的轻描淡写,仿佛只是掉了一根头发。
        赤司忠十郎看完纸条,只觉得怒发冲冠,翻身上马,下令道:“立即追寻剑狐踪迹,诛杀叛族之人原赤司服臣现赤路服臣。”
        “后来,赤路服臣被杀,九之濑剑也杳无音信,赤司家不得不做罢。”
        听完九之濑剑的故事,大家再一次陷入沉默。
        不得不说,这赤司忠十郎,简直是“拆情侣专业户”。
        “这些都是特例,过去的赤司家作为‘幕府的走狗’,类似的事可干过不少。”黑崎敖水的脸上写满了嘲讽。
        这一句话,令大家的心情更加沉重了。

评论